大学班级凝聚力的“微笑曲线”

上一篇 / 下一篇 13-09-11 00:39:22 / 分类


  班级是高校学生组织的一种基本形式,是学生学习、生活、工作并且自我实现和成长的主要载体,而且是学生由高中进入大学阶段组织管理形式的继承和过渡。在大学里,大多数重要的教学和管理决定是通过班级,来传达并进一步付诸行动。离开了班级这一组织形式,不仅正常的教学管理无法正常有序进行,整个专业、院系甚至学校的学风校风都会受到影响。

  然而,在高校学生管理事务中,班级建设却是一项让人困惑的难题,可以说,是一种又爱又恨复杂的感情。爱的是,学校、院系管理者以及辅导员、班主任都将班级视为最基层的学生管理组织,良好的班级建设有利于各项教学管理秩序的正常进行;恨的是,现实中的班级由于是根据高考分数、志愿随机组成,班级成员来自五湖四海,个体差异明显,很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就导致,一部分大学里的班主任往往本身就是教学、管理人员兼任,更加无暇顾忌班级日常事务。高校学生工作研究者或者实践者,将班级管理视为“烫手的山芋”,不愿意投入精力、难以有所作为,尤其在班级凝聚力方面,往往采取无为而治、听之任之的方法。所以我们看到,大多数同学认为自己的学习生活早已超越了班级,甚至认为班级是可有可无的,给正常的教学管理秩序带来诸多问题。

  实际上,通过对班级工作的具体实践和科学分析,不难发现,在班级建设中,尤其是班级凝聚力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客观、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着的规律。把握了这些规律,对实际工作和研究,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笔者通过对大学四年间班级凝聚力的纵向观察,尝试提出这样一种理论假设:大学班级凝聚力是呈现年级变化的,大一和大四处于极高值,大二大三期间处于低谷值。如果用曲线来描绘这一时间变化,与经济学上的微笑曲线相类似,如下图:


  具体而言,各个时期班级凝聚程度的表现和特点可以细分如下:

  大一:热情期。刚进入大学,无论是军训、上课、活动、课外交流、宿舍联谊,都是以班级这一固定化的组织为纽带,这对于大批各地来此求学的同学而言,无疑是建立“初级关系”的首选。同时,由于大一新生相互陌生,为了便于以后交往,大多数人选择留给他人良好的“第一印象”。另外,大一新生一起经历了军训,而且开设的基础课程大多以班级、专业为单位来进行教学,由此,班级这一组织,由于具有“天然优势”,成为大一新生学习、生活、人际交往的首选,甚至占据一部分同学这一阶段全部关系的总和。大一期间,很大一部分学生除了继续与大学之前的同学保持联系,将感情的重心投射到班级中,班级团支部活动参与热情高,形成班级的“共同情感”。

  大二:冷却期。由于班级人数较少,且经历了一年的交往,相应的班内交往小圈子或已形成,更多的同学开始寻求“次级关系”。另外,在大一阶段加入社团的同学开始崭露头角,逐步担任中高层学生干部,人际交往面进一步扩大。由此,一些依托社团、共同兴趣、男女朋友、老乡等衍生组织,对大二的学生更具有吸引力,这也就将原本凝聚在班级的“共同情感”,分散到不同方面。在其他社团、学生组织担任职务,外出兼职、勤工助学,造成了“出走班级”的现象,将班级凝聚力一点点“撕裂”。另外,此时的班干部自身认识不足且精力、时间有限,导致组织协调不足,难以收拢凝聚力。这就导致在大二这一阶段,班级内凝聚力下降,“共同情感”冷却的现象;

  大三:缺失期。升入大三,意味着大学生活过去了一半。无论是辅导员、家人,还是学生自己,大部分人开始了对未来发展的思考。一部分担任学生会、社团主席职位的同学长期忙碌于宿舍、班级之外,一部分计划考研、出国的同学开始埋头学习、补课,就业、考公务员的同学忙着参加培训班、考各种资格证,挂科的开始补考、重修,连班干部自身或许都在忙于个人事务。这一阶段,随着多数大学生发展目标或者职业规划基本明确,更多的人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参加的活动越来越少,同学间交流也越来越少,往往选择秘而不宣地做自己的事情,因为班内的同学也可能会是未来的竞争对手。“班级”这一概念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班干部的换届都成为辅导员、班主任头疼的问题。倘若谁还热心于搞班级活动,很可能会被嗤之以鼻。以某班为例,团支书提议周末去爬山,班长同意并宣传,大家不置可否,第二天出发时,说好的集合地点只有该男生与班长两名同学,两人很是无奈。

  大四:回归期。大四是离别的季节,随着大部分人就业岗位的落实,大家的时间重新回到班级、宿舍中来。九十月份,同学们往往结伴参加各种形式的招聘、笔试、面试,交流经验。一些提前签约的同学,回归到班级生活中,开始主动参加、组织一些活动。接着,春节前后考研结果陆续发布,另一部分同学的去向有了着落。虽然早已没有了集体进行课程学习的任务,但是各种形式的聚会、散伙饭,既丰富了大家的业余生活,也为以后联络感情奠定了基础。设计班服、论文答辩、拍毕业照、毕业旅行等一系列仪式化的离校纪念活动,使得同学们在伤感之余,重新认识、熟悉班级、宿舍的同学。另外,由于要处理毕业事务和办理相关手续,同学们与辅导员、班主任、任课老师的联系也日益频繁,而各种离校通知、手续也往往是以班级形式下发。这一阶段,班级的集体意识又空前活跃起来,班级“共同情感”逐步重建,甚至超越了以往任何一个阶段。

  通过上述分阶段、历时性的班级凝聚力变化解读,可以得到这样的初步结论:大学里的班级凝聚程度是因时而变的。当然,现实工作中,有凝聚力一直很高的班级,也有一直很低的班级,但是作为班级建设的一般规律,形成这样一种科学的认识,能够为教学管理人员提供具体工作上的指导。在班级凝聚程度较高的时期,让学生参与管理、活动,调动积极性,增强班级荣誉感和责任感;在凝聚程度较低的时期,做好基本的班级管理工作,创新方法适当提升班级凝聚力。这样,既能带来工作上的便利,也能避免引起学生的反感。当然,这里提出的只是一种在实践观察中得来的经验假设,缺乏数据的支撑。在下一步的研究中,笔者将通过设计相关测量指标,对涉及班级凝聚力的相关因素权重进行赋值,通过问卷调研等形式,对这一课题进行定量研究,来验证这一假设,论证其科学性。



  作者:江南大学 商学院 辅导员 陈路



TAG: [导员爱科研]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