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勇者胜!!!

再论“骂杀”与“捧杀”

上一篇 / 下一篇 11-09-24 13:34:16 / 分类

不是非要借这个题来说明我思考的东西原来早已经有人想过,甚或悄悄赞一句“英雄所见略同”。

“骂杀”者,无非是要求过于严格甚至到了没事找事的地步。产生的后果有两种,一种是使人渐渐失去信心,自卑以至于看不到自己的价值,对“骂”也就唯唯诺诺;另一种却更加普遍,即在“骂”之下,原还争辩两声,多了就开始疲于反抗,干脆爱答不理。

譬如家长对自己的小孩,老师对自己的学生,要求严格自是没太多的错,毕竟习惯从小养成,毅力也需磨练。然而如果这种严格与责骂如果成为一种习惯,便会失去原先的教育以为,而变成一种自我权威的维护。要知道,在子女、学生的眼里,父母和师长的权威就算不是绝对的,也潜意识里有很大的力量。因为这个,全社会就形成了一个默契的氛围,强调“尊老爱幼”“尊师重道”——这原本是一件多么人性化的事情,教小孩学会尊重别人绝对算是正确教育——却偏偏有人拿这些做幌子,在面对子女和学生的质疑的时候,摆出一副尊长的架子,拒绝讨论,甚而把年轻人对于长辈的尊重化作一种感情挟持,以抹杀小辈热情、安排小辈人生为乐趣,这就变了样了。

所谓“骂杀”,“杀”出的结果无非是代沟、叛逆一类,所以,长辈们别动不动说小辈们不理解你们得了良苦用心,你们用心之“良”对他们恐怕只有“苦”滋味而已。当下就有一些人,总喜欢在网络上发一些“8090后怎么了”“大学生不懂的”“年轻人看到了吗”之类的文章,批一批青年人的怪现象。意思似乎是说,全体的8090后、全体的大学生、全体的年轻人都是一些不思进取、思想道德品质有待提高的人,你要是不满意,做下反抗,马上就会再加一个不尊装长辈,不肯认错的帽子。关于群体性和个性,这是一个逻辑问题,所以懂点逻辑的小孩都会认为这种一以概之的论点有多么的愚蠢,而处于所谓的道德性,我们一句话也说不了。骂着骂着,孩子们的独立思维就被你们杀了。这可以算是比较常见的“骂杀”。

其它的我们也可以举例,比如中国诗歌。很多没文化的人为了装一把文化人,就喜欢说一句“没有诗歌的国度是一个可怜的国度,中国没有诗歌”,这样一锤子打死的做法各个领域都可以见到。殊不知,中国尽管有无数的伪诗人,同样也有很多以诗歌为全部生活的真诗人(如果你以这句话认为,我所谓的真诗人就是以诗歌为全部生活的话,请思考一下你的逻辑),那么,没有调查和实证,也同样没有一点宽容心的大话家们,你们居心何在呢?

“骂”是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感情抒发方式,我们为什么又说不能随便骂人呢,就是告诉我们,不仅要有理有据,还有有度。即便是谁真的有了什么重大错误,本着教育感化的原则,我们也应该像爱自己的家人朋友那样,多点换位思考多点宽容。

如果说“骂杀”有时候事恨铁不成钢的话,那么,“捧杀”就是拿着石头当了宝玉。我们又认为,石头尚且有他的用处,说不定某天就成了珍珠。所以,“捧杀”的对象一般是可捧之物,捧着捧着却起了相反作用。意思就是说,该物原先还是大有前途的,可是您诸位或者夸大其词,或者把您的夸奖提了前,导致其气血过旺而死。

祖先早说了,顺其自然。你当然可以用马克思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来证明这四个数字不符合“主观能动性”要求,但是起码,给他一个合理的生长空间好不好?所谓“温室里的花朵”“树荫遮蔽下的小树苗”就是这么个意思,过分的宠溺、过多的夸赞都有可能使“捧”的对象发育不良、生长畸形。

捧当然是需要的,事物和人都需要良好的生长环境,没有谁天生就只能在痛苦里面浴火重生的。所以现在教育学强调,在小孩的成长过程中应该适度的夸奖,让他们学会肯定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一定的学术思想、哲学、科学的发展也需要一些人在背后默默支持,即是是错误的观念也至少要让它走到对与错的巅峰对决去,发挥它的“衬托作用”。

现实生活里,我们面对的却经常不是正常的“捧”,多只是孤独者生而茕茕孑立,风光者春光万里。凡事多而乱,乱而靡,对人对事,捧着捧着,竟然渐渐失去当初义气,难免飞流直下日渐西山。

所谓“捧”,更多时候是和主流价值观相吻合的,譬如改革开放出气,改革小说风靡,业内也多是好评,本来好好的一个小说主题,写多了就烂了,人看着也就烦。现如今的国学,可以说火得一塌糊涂,多少御用文人出来叫嚣,国学时代到来,国学复兴代表民族文化复兴。加上道德家们喊几句,不爱国学就是不爱国。都是狗屁!国学不是不好,炒热了总要焦,焦了只能埋地里做自然肥,等着来年撒下种子看能开出什么鸟花。

“骂”也好,“捧”也好,先不论你出于什么心态去做这样的事,过头了,“骂杀了”“捧杀了”责任有你一份。

既然社会进步了,人的思考方式是不是也应该跟着进步?多讲点逻辑,少说点“感觉”,多讲点道理,少耍些权威,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呢?各位看官觉得说得对否!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