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访问!!

如果“小悦悦”在“荷花池”

上一篇 / 下一篇 11-11-15 07:27:46 / 分类

10月25日早晨,中南大学地球科学与信息物理学院的11级新生周昌在南校区荷花池救起一名欲轻生的酒吧女子,他的行为引来各路网友的好评。

同样是面对生命,18位路人的冷漠剥夺了小悦悦生活的权利,而周昌的一举却让一个生命得以延续。在社会舆论对周昌的高度赞扬和对路人的一片声讨中,我们该反思什么,又该何去何从?

面对落水的轻生女子,周昌义无反顾地跳到池塘里,这一行为本身就说明人性天生是向善的——就像其他许许多多动物一样,当看到自己的同胞有危险时,我们都会产生恻隐之心,并且愿意给予帮助,甚至愿意为此承担失去生命的风险。然而,当18个路人全都冷漠地从小悦悦身边走过时,当类似的事件一次又一次发生时,人性中与生俱来的善良,在此刻却又是如此脆弱。

有人说,小悦悦事件的出现是我们一味追求经济增长而忽视了思想道德建设的结果。这一说法虽然有道理,却也值得商榷。翻开我们国家的改革史,就会发现,从中央到地方,我们从来就不缺乏精神文明建设——改革开放初始,邓小平就提出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胡锦涛总书记也向全民提倡八荣八耻,号召民众加强自身道德修养;加强思想道德建设被写进我们的现行宪法;在地方各种各样的树立先进典范、奖励四有公民等活动层出不穷……我们开展了无数次道德建设工程,树立了很多个先进典范,但是18个路人依旧冷漠地从小悦悦身边走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由此看来,我们不能把18个路人的冷漠草率地归咎于我们忽视了思想道德建设,也不能把国人道德水平的提高仅仅寄希望于再搞几次“精神文明建设”和多树立几个“先进典范”上。实践证明,这种冠冕堂皇的工程到最后大部分只会流于形式,难以对国人的思想道德的提高起到实际作用。

其实,周昌救人时,绝对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一事件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也并不会认为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高尚,在生与死的一刹那,是人性驱使他做出义不容辞的选择。人性,讲求的是把人当做人,把生命当做生命去尊重、去对待。在现实生活中,在国家层面,缺乏对人基本尊重的事例时有发生——7.23动车事故发生后,铁道部不是忙着救人,查找事故源头,而是匆匆掩埋车头,3天后就恢复通车;上海大火发生后,一个国家的事故鉴定队伍并不深究火灾背后存在的问题,而是把责任推到几个烧死的临时工身上;彭宇帮扶老人被诬蔑时,法院非但不弘扬正义,还判他有罪……这些所谓的特例事件,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大众的感情。王蒙先生曾经说过,“一个社会的道德水平,折射的是执政者的道德水平。”试问,如果在国家层面上,我们都不能尊重每一个个体,公平正义地对待每一个生命,那么我们又怎么可能让每个国民都保持内心“性本善”的那一面呢?类似“小悦悦事件”一次又一次发生,拷问我们的良知,而像周昌救人这样的原本是正常人性使然的事件却变得不寻常。诚然,一个拥有像周昌那样见义勇为的人的社会是一个幸运的社会,但是一个不需要对见义勇为者刻意宣传的社会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因此,如果我们真的想要提高全体国民的思想道德水平,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提倡人性——把人当做人,把生命当做生命去尊重、去对待。如果想要形成一个拥有良好道德与诚信的社会,我们就需要培育健康文明的社会风尚和氛围,而想要培育这种社会风尚与氛围,我们就必须懂得尊重社会的每一个个体——让每个个体都充分享有与生俱来的自由和尊严。只有当每个个体都能够公平地生存于这个社会,并能按照自己的意图、依靠自身努力改变自己与环境时,我们的道德教化才会显得有意义, “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才不会成为一句空话、大话,或者是律人而不律己的道德大棒。

今天,当我们在为救了一个生命欢呼的时候,不要忘记那些在各大事故中到现在还不为人知晓的灵魂。要始终记得我们都有一个道德信念,它还在路上。当我们在为社会上仍存在着像周昌这样乐于助人的人感到欣慰的同时,不要忘记那18个表情冷漠的路人。只有当“周昌”再次出现,而我们不再额手称庆时,才是我们真正可以欣慰之时。到那时,关于“如果小悦悦在荷花池”的诘问将不再是一个令人迟疑的问题,因为在道德信念的指引下,我们已知道何去何从。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