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与所有热情于高校学生工作的人们认识和交流

重在全程立体的精细化育人——不可或缺的辅导员工作再思考

上一篇 / 下一篇 16-03-01 09:30:24 / 分类

重在立体全程的精细化育人  

——不可或缺的辅导员工作再思考

中国人民大学  王学军 周石 纪红波


【摘  要】“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用于形容高校的辅导员工作,原因是其工作方式强调立体全程的精细化育人。对于辅导员来说,为确保人才培养质量,就应做到全程“铺垫”教书育人阵地,立体“熏陶”学生成长过程,从而精细“养成”学生成才素质。

 

【关键词】 立体全程育人 铺垫育人阵地  熏陶成才过程  精细养成素质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所以用于形容高校的辅导员工作,原因旨在其工作方式强调立体全程的精细化育人。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是党和国家明确提出的人才培养总目标。实践这一总目标,确保人才培养质量,不仅需要高校任课教师和辅导员实施精细化地分工协作,更需要辅导员于本职工作全过程中做到:全程“铺垫”教书育人阵地,立体“熏陶”学生成长过程,精细“养成”学生成才素质。

全程“铺垫”育人阵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要坚持立德树人,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教书育人全过程;强化思想引领,牢牢把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辅导员实践“立德树人”,首应强调“立字当头”,“德育为先”,明晰立德之于学生知识技能学习的奠基性准备关系。现实中,辅导员对本职工作宜有两方面解读。其一,在理念方面:辅导员实施学生“素质养成”本职工作,应辅助学生知识技能”传承过程展开;其二,在分工方面:辅导员推进学生“素质养成”工作,应环绕课外“知识技能”传承过程进行。基于这两方面特性,辅导员开展工作宜以铺垫“素质养成”工作阵地为基础,且以优先学生“教书育人”为前提。辅导员实践“立德树人”应注重知识技能传承和综合素质养成的全方位育人,不能只讲学生的素质养成。基于这一前提,辅导员“铺垫”教书育人工作应当立足学生素质养成工作前沿,运用精细化的教学管理措施立体展开日常工作。

辅导员“铺垫”教书育人前沿阵地,需注重发挥端口工作作用。强调辅导员工作的前沿和基础地位,不仅要关注新生入学教育工作,且要关注人才培养各个阶段工作端口的作用。为此,辅导员不仅要把控思想政治教育及知识技能传承过程,还应实时把各项具体工作伸向过程管理前端,诸如:发挥人才培养过程管理工作实效以影响招生质量;提高毕业生教育工作实效以影响人才培养过程管理质量等。辅导员展开各项育人工作,不仅专指该项工作的启动,还包括与其相关的各项工作、各个工作阶段的前沿关系。辅导员如此展开工作,将有利于学生于不同时段的成才过程呈现循序渐进的素质养成效果。

辅导员“铺垫”教书育人前沿阵地,需注意衔接各个工作环节。辅导员从事人才培养工作,应使学生明确国家各项建设“事业有人接班,岗位有人继任”的责任意识,认清:无论是培养“接班人”,还是“继任者”,都不能止步于课内知识技能的传承。为此,辅导员应把好各项工作的关卡,包括:人才“吸引”和“招收”的前端;“分类”和“培养”的中端,以及“输出”和“远送”的后端等。辅导员要衔接好这些工作端口,就应充分发挥“承前启后”及“承上启下”的作用。以“前端”工作为例:所谓“承前启后,即指衔接学生由普教升入高教的学业阶段顺利承转。所谓“承上启下”,即:保证学生由普教步入高教的学业过程的循序展开。依此推演,辅导员于人才培养的“中端”或“后端”,亦应力求稳定和细化学生知识技能传承和综合素质养成的过程质量。

辅导员“铺垫”教书育人前沿阵地,需持续稳定各个工作过程状态。做人的工作,首先应了解和掌握工作对象的存在状态。辅导员只有可持续地关注学生的学业成长状态,方能科学调动学生的学习自觉性,真正实践“把一流的新生培养成一流的毕业生”


[1]的人才培养目标。为做好本职工作,辅导员既不但要细化育人过程的各个具体阶段工作,还要全过程地发挥素质养成工作对学生的立体熏陶和感染作用,以期为达到学生知识技能传承和综合素质养成的优质收效,做好全过程的铺垫。

立体“熏陶”学生成长

教育家叶圣陶说:“教育有糟糕的,有进步的,正同政治一样。就作用的方面说,进步的教育偏重熏陶,熏陶就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渐渐地养成好思想,好习惯。见效虽不能怎么快,可是它的影响是深刻的,持久的。”[2]辅导员要发挥其素质养成工作的影响力,务须借助“熏陶”的细化感染作用。“熏陶”一词所以适宜育人,关键在其点对点、点对面或面对面的立体育人过程。高校培养人才既须满足学生理论联系实际的知识技能传承需要,亦须完成智商和情商等立体化育人过程的综合素质养成需要。诸如:哲学和数学同为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两大知识链中的顶级基础知识。为有利学生掌握这两大基础知识,辅导员很有必要适时启发学生认清其融通互动的内在作用。如此种种,都是辅导员于本职工作中所以发挥“熏陶”育人作用的实际意义。

辅导员实践熏陶育人,应环绕知识技能传承过程层级实现。辅导员于课外开展育人工作,应环绕知识技能传承四个层级相关的素质养成步骤立体展开。“四个层级”分别为:奠基性知识技能,公共基础性知识技能,学科基础性知识技能和专业方向知识技能等。其中:第一层级为:哲学数学两大奠基性的知识技能;第二层级为:公共基础(或称“通识”)类知识技能;第三层级为:学科基础专门知识技能;第四层级为:专业方向类知识技能等。客观上,四个层级的知识技能传承都需要学生经历课内外两方面的学习和实践过程逐步实现。辅导员于课外,应养成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使之自觉环绕四个层级的复杂学知过程,通过立体引导和累积升华等方式加以实现。如果不是这样,而是任由学生随心所欲地完成知识技能的传承过程,就可能因违背学习规律而致学业受损。

辅导员实践熏陶育人,不能抛开知识技能传承实施“立德树人”。现实中,辅导员的工作核心重在保障学生掌握知识技能和养成综合素质。多年来,一些国家或地区的高水平大学以“第三课堂(社区学院)”为育人基地,以“书院式”模式携手知识技能传承及综合素质养成立体实施学生素质养成工作,收效显著。正因如此,20141220日,习近平总书记才在澳门大学郑彤书院嘱托学生:“做到知行合一、学以致用,为将来走上社会,投身特区和国家建设做好思想品德、学识修养、能力才干等多方面的储备。” [3] 这段话,无疑是在提醒各地高校亦应采用相应的措施和方法立体熏陶学生优质成才。

辅导员实践熏陶育人,应体现于课堂内外育人的融合过程。在高校,辅导员应努力促成学生自觉发挥个体的学习主动性、独立性和合作性作用,自觉实现师生间和同学间的交流互动。辅导员发挥熏陶育人的作用在于:环绕知识技能传承和综合素质养成过程培养人才,实质在于强调立体育人的作用。在高校,辅导员立体实践熏陶育人,尤其应全过程地注重人才培养工作的连贯性和延续性,从而真正以精细化的工作措施养成学生的应有习惯。

精细养成学生素质

教育家叶圣陶说 “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习惯。”[4][5]在高校,辅导员的职责根本在于养成学生的“好习惯”,或者说是综合素质。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认为:“好习惯是人在神经系统中存放的资本,这个资本会不断地增长,一个人毕生都可以享用它的利息。而坏习惯是道德上无法还清的债务,这种债务以不断增长的利息折磨人,使他最好的创举失败,并把他引导到道德破产的地步。”关于学生在学应养成“好习惯”的主要方面,《左传》有言:“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6] 学生在学,要养成优质的“立德”、“立功”和“立言”习惯,根本离不开辅导员于课外辅助任课教师开展的精细化学生素质养成工作,包括:一,“重品行、宽知识、厚基础、强技能”,即:指导学生做到“有步骤,有缓急,有秩序”地落实以立德树人为本,以学好基础和专门知识技能为重,以养成综合素质为要的育人工作;二,“有目标、明途径、不畏难、勇登攀”,即:帮助学生认清人生理想,再实践努力方向;先明确学业目标,再收获学业成果;先清晰职业生涯,再脚踏人生旅程;三,“可持续、稳步骤、谨收获,达目标”,即:促使学生做到科学规划和稳步投身成就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接班人事业,缜密设计和渐进成就基础和专门知识技能的继任者学业。为此,宏观方面,辅导员应帮扶学生熟练:自觉,自愿,自律,自制的学业习惯;微观方面,指导学生习惯:记忆三阶段和学业连贯性等方面的学业进程。

养成学生良好的学业和生活习惯,需要建立良好的知识技能记忆习惯。客观上,学生在学有三个记忆阶段值得关注:第一阶段为“瞬时记忆”。其表现,多在于师生面对面对话间意识流互换时,瞬间碰撞和需要存储的“思想火花”;第二阶段为“短时记忆”。其表现,多在于师生对话交流间意识流互换时,短时间的问题思考过程,其记忆时间常常仅仅满足于学生记笔记等“暂存”需求;第三阶段为“长时记忆”。其表现,多在于师生面对面对话间的意识流互换,及对话后对有关内容的反复思考和熟练掌握的长期记忆和存储过程。辅导员所以要在指导学生充分发挥记忆三阶段的作用,正是养成学生优良知识技能传承习惯的重要内容。其相关作用发挥的具体方式有如:养成学生在学间的听课、听报告、阅读文献及相关问题思考等知识技能传承互动过程的良好习惯。包括:助力学生快速记笔记,捕捉和衍生思想火花等能力和习惯;多渠道形成捕捉“瞬时记忆”,存储“短时记忆”等能力和习惯;自觉参予与知识技能学习或实践活动,养成学生运用“长时记忆”的能力和习惯等。

养成学生良好的学业和生活习惯,意在形成其学业完成过程的连贯性、可持续性和阶梯进步性(以下简称“三性”)习惯等。“连贯性”学习习惯通常体现于学生优质学业过程,包括:学生自觉掌握知识技能的使用方式;观察社会现象与所学知识技能的关联关系;认知运用知识技能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等等;“可持续性”学习习惯通常体现于学生自觉实践知识技能衔接和理论联系实际过程,包括:把握知识技能的科学学习和职业生涯的努力方向;衔接和推进学习完成过程;综合知识学习和社会生活技能的运用过程,等等;“梯级进步性”学习习惯通常体现于学生学业登攀和蜕变过程,包括:把握知识技能的自信心态,维持学业完成的应有毅力,提高学业质量的优化素质,等等。辅导员引导学生实践“三性”,应运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7],做到既关注学生的全过程学习,也关注学生的阶段性及实时性学习,力求避免学生在学因缺乏学业完整性、延续性和进步性等影响在学实效。

2015713日,《光明日报》载文《高校辅导员怎样离学生更近一点》说:“2013年首都高校学生和辅导员数量比高达2141。小到宿舍纠纷,大到就业引导,辅导员工作事无巨细,平均每个工作日工作11.6小时。高强度、高负荷成为他们的每日常态”。[8] 辅导员工作所以辛苦,重在其实践目标是教学生“做人”。关于教学生做人,叶圣陶先生认为:“受教育的意义和目的是做人,做社会的够格的成员,做国家的够格的公民。想到‘做’字,就可以悟出光记住什么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某些精要的东西化为自身的血肉,养成永久的习惯,终身以之,永远实践,这才对于做人真有用处。”[9] 正因如此,辅导员引导学生“做人”,不仅应环绕课内知识技能学习过程,亦应环绕课外社会实践和日常生活过程;不仅应利于学生的智力因素发展,亦应利于学生的非智力因素发挥;不仅应关心提高学生的智商,亦应提高养成学生的情商。在高校,辅导员的日常工作焦点突显于人才培养全部过程管理网络的“毛细血管”末端,其作用的呈现方式自然离不开“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工作态度的实施,。正因如此,辅导员之于教书育人全过程,务必要坚持于育人全过程实施立体的精细化工作方法,以利“必须把某些精要的东西化为自身的血肉”。只有这样,辅导员才可能真正把学生培养成为全面发展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才可能有效地实现将一颗衷心和满腔热血奉献于党和国家的人才培养事业。



作者简介:

王学军(1956-),男,汉,山东蓬莱人,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教学督导室主任、副研究员,思想政治教育和大学生综合素质养成;周石,(1957—),男,汉河北迁安人,中共中国人民大学党委组织部组织员,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思想政治教育和人力资源管理。纪红波(1964-),女,汉,辽宁营口人,中共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委员会书记、副教授,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

 

参考文献:



[1] 赵秀红,《经济学家刘伟执掌人民大学》,中国教育报[J]2015.11.21.(2).

[2] 雪,《叶圣陶论教育的本质》,广州教育[D]1986. (46).

[3]  习近平,《习近平考察澳门大学横琴新校区 勉励学生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推进“一国两制”事业的历史责任感》,新华每日电讯[J]2014.(2).

[4] 丁卫华,《教育就是培养习惯》,《管理》[D]2012.(108).

[5] 丁卫华,《教育就是培养习惯》,《管理》[D]2012.(108).

[6] 左丘明,《左传·裹公二十四年》。

[7] 毛泽东,《实践论》[N]

[8] 陈鹏,《高校辅导员怎样离学生更近一点》,光明日报[J]2015.07.13.(06).

[9] 雪,《叶圣陶论教育的本质》,广州教育[D]1986,(46).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