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的骄傲值得骄傲——记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全赛季

上一篇 / 下一篇 15-05-22 17:52:07 / 分类

这不是秀场,有多少辅导员的血泪辛酸不为人知,这又是一场秀,秀出了辅导员事业的精彩!——题记

看题目是不是很主旋律?又会有人吐槽是为“洗脑作”?随你,我只讲故事、谈感悟,因为在我看来总有的骄傲值得骄傲!

第一章    

2015年39日,顶着初春的寒风,我走到了“总理脚下”,当我看到“我是爱南开”的总理真迹时,我知道我的新学期将在这里安家。

来这里的第二天就开始加班,而这也是我在南开的第一件工作——“2015年南开大学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就这样,何部长、赵“司长”和我就开始忙活起来,在母校习惯了加班的我很高兴来的第一时间就能保持工作节奏。那时,我也是有情结的,在母校的时候,2014年大赛留下了一些遗憾,能够助力南开大学举办大赛,我还是有些兴奋,于是三个人办下来了全校的比赛,事后想想还挺骄傲。从一个参与者到一个组织者,从辽宁省到天津市,不同的环境但一切又是那样的熟悉。也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名字走进了我的生活——宋燕、王渤洋。一位是南开大学物理学院团委副书记,姐姐,一位是南开大学药学院团委书记(党秘什么的等等),大哥,我见证了他们的一路走来,他们陪我走过了整个赛季。

燕儿姐,长我一岁,青春有活力,工作年头不长,已初为人母,骨子里总有一股带着青春力量的拼劲儿,和脑海里“小女强人”的形象很契合,南开本土人,老公是天大的,在这算是经典案例,曾在新疆支教过(还是青海记不住了,我对这事选择性遗忘),怎么说也算是见过世面、打过硬仗、吃过苦、受过训的。洋哥,正宗天津人,正宗到有点“贫”,我一口不太标准的天津话也是在他这得到了强化锻炼,这哥哥理论功底很强,以至于后来天津的战友们都称之为“理论王”,去年刚刚拿了天津市青年教师讲课大赛的一等奖(后来知道这个奖的含金量很高,大家都很重视),头上也算是顶着光环,不过这人一点没有架子,我们聊得也挺开。

第二章  百赛校为先

为了给大赛制作幻灯片,我收集了所有选手的信息和照片,他们二位初见的时候,一个用的是青春靓丽的写真照(当事人否认是写真),一个用的是内蒙大草原的写意照,二位的名字对我来说起初也不太重要,作为一个外来户,工作显得格外简单,没有在母校时的纷繁复杂……

南开是这样的,大赛每两年举办一次,是年为第三届,从第一届之后,每届都是由学院选拔老师参赛,每个学院1-2人,21个学院共推荐18人左右,要求参赛者工作两年以上。南开大学每年都会进行“十佳辅导员”的评选,遇到大赛之年,大赛的前十名自动成为学校当年的“十佳辅导员”。今年正是如此,以至于比赛开始前,领导现吩咐我修改“2015南开大学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为“2015年辅导员评优”,弱化大赛的概念是南开对待比赛的基调,我窃以为这很好。我到的第二天,适逢报名截止,两位兄姐就和其他14名选手一道,进入了本赛季,而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高校也正纷纷进行着大赛,辽宁、黑龙江地区的比赛我都不同程度的介入,顿时又有“天下英雄入此彀中”的错觉,大致算来,全国可能会有超过15000名辅导员参与其中,有的只是为了参赛,有的为了名利,有的单纯地为了梦想,也有的不知道为了什么,可能是为了证明些什么吧,燕儿姐和洋哥不知道属于哪一类,但他们也来了,就开始了。

主题班会、笔试、案例分析、主题演讲、谈心谈话……整个大赛体系日趋体系化,真不知道这些项目能不能代表辅导员的真实工作,我们就先认为它能吧。很多辅导员前辈说过:此类大赛不能很好的选拔精英,往往有经验、有水平的辅导员都是年龄较长的辅导员,而参加大赛的辅导员清一色都是“鲜肉马达”类型,这似乎有些背离初衷,真正的所谓辅导员界的“领导们”都不愿意参赛(甚至不屑于参赛,这是事实,甚至是共识),清华大学樊富珉老师也说过“优秀的老资历辅导员都去当领导了,又有多少人真正扎根基层辅导员工作……”。但,毕竟这是秀场、是舞台,是要源于工作更要高于工作的,这绝对不是对大赛的抨击,我本人对大赛的感情和德云社郭先生对春晚的感情一样“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们是敬畏的、是向往的。

南开也不例外,16位选手都不超过35岁,都怀着对比赛的崇敬和职业的梦想,我们毕竟都是年轻人,是需要展示、需要历练的,洋哥和燕儿姐也是。大赛集中在两个半天内完成了所有的项目,我也作为主要工作人员,见证了所有选手的所有环节,乃至最后的核分、排名。燕儿姐第一名、洋哥第三名,还有娇姐(马丽娇)和扬姐(李高扬)作为比赛的二、四名,候补参加明年的市赛,对于领导们,他们是优秀的,对于同事们,他们是幸运的,对于不明事理的外行人,他们是无用大赛的道具,在我看来,他们是为自己梦想奋斗的有为青年。当然,命运也不会眷顾所有人,毕竟还有12位同样优秀的老师成了第一轮的淘汰者,喜忧参半。

第一轮,校赛结束,淘汰率87.5%

第三章  回家看看

不得不说,那段时间我的状态有点像“间谍”,天津的试题共享给黑龙江,黑龙江的信息透露给母校,母校的套路分享给天津,就这样不同程度地关注着第一赛区(东北赛区)各省的大赛进程,关注着不同时空的参赛者,我真的像一个媒介,但交流的感悟只有我知道。

各地的大赛套路基本相同,省赛对于教育部来说只是最低程度的选拔赛,所以也没有后来才遇见的什么“归一法”等奇怪的统计标准,甚至没有所谓的领导真正地去关注省赛,毕竟地方太多、人太多、范围太广,天津市赛的时候我为了备考职称英语,回到了母校,适逢母校作为基地承办省赛,所以也凑个热闹。天津的同事们可能不会意识到,还有同样多甚至更多的同仁们在全国各地沐浴着同样的赛事。

后来想想也挺有意思,作为见证者,我关注的两校的选手,包括南开的燕儿姐、洋哥,母校的晶晶、玉鹏,居然全是各自省市的一等奖,我对他们取得的成绩没有丝毫的功劳可言,但作为关注者,这种概率着实还是挺让人激动。

一样的慷慨激昂,一样的“鸡血状态”,直到省赛之前,选手们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没有统一的培训、没有统一的备战组、没有统一的后勤保障、甚至没有亲友团和支持者,这世上总有一种辛苦叫做孤独。可能对于自己的同事,他们是不务正业的幸运儿,对于自己的领导,他们是比赛的工具、是运动员,对于自己的家人,他们是莫名其妙的战士,知道很辛苦,却没人了解辛苦为何,也许,为何,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对于选手来说,熟背16号文件、59号文件、24号令、职业能力标准等等是基本功,就像相声里的“说学逗唱”。案头不堆着30cm高的文件都不好意思说你在备赛。案例解构、关键词、解决办法、相关链接、案例启示,各地的思路不尽相同。主题演讲最有意思,打到省赛,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篇成熟到烂熟于胸的稿子,再加上一堆时政要点、名言警句,当然,习大大的各种讲话以及价值观等云云,此时的参赛选手除了做好辅导员的本职工作之外,更多时候更像是一名运动员,等待发令枪,期待终点线。

天津的航班没有落下,白部长很遗憾的没能参加母校承办的辽宁省赛,41日,我回到了南开(这个时候我已经习惯用“回”字了),燕儿姐和洋哥已经开始封闭集训了,这个时候大赛的味道越来越浓了,47日的赛区赛通知下发,两周之后的吉大,还能有多远?对于多数人,已经无限远了。

省赛后,淘汰率,80%+

第四章  伟大的突破

来到南开后,生活花销大得惊人,生活质量低得可观,不过我还是乐此不疲并快乐的,在这里精神的轻松是在母校永远体会不到的。落地安家时花销的900+还没报销,于是我提出了一个置换条件,希望南开学工部支持我带队观摩团赴吉大助赛(我文字功底还是不错,竟然用一句话概括了我“观摩+带队+后勤”的身份),白部长同意了,也许带有大连未能成行的遗憾,也许是器重我,也许是无所谓,又怎样。“司长”老婆妊娠,办公室常规工作俨然照顾不过来了,这种“节外生枝”的事情自然交给我了,于是,攒队伍。

作为储备力量的娇姐、扬姐,还有正在封闭培训的燕儿姐、洋哥,五人组算是建立了,这种安排5人短期的case自然easy,不过我还是更关注,也算是开始关注二人的备赛情况了。这段时间,二人所做的事情差不多,培训+制作视频。今年天津的培训市教委格外重视,可能是由于前几年天津市成绩乏善可陈,培训地设在财大,选手们整天奔波在两校之间。另一手,前期班会算是录完了,进入到后期无休止的修改,剪辑、音效、字幕……辽宁如是、黑龙江如是。

黑龙江的朋友累到住院,貌似是脊髓中枢类的问题,遗憾退赛;天津的燕儿姐、洋哥也早已灰头土脸;辽宁的培训中心在母校,作为总教头皓哥数不清参加了几次大赛,各地都在摩拳擦掌,当然还有远方的内蒙古和东道主吉林。

后来得知,此次大赛(也许是每次,不做深究)共分为六大赛区,第一赛区东北赛区、第二赛区华北赛区、第三赛区华西赛区、第四赛区华南赛区、第五赛区华中赛区、第六赛区华东赛区……巴拉巴拉像是绕口令,顿时有两大感受:1、祖国好大;2、天下辅导员一家。如果拿世界杯作比较,省赛之前都算是大洲的资格赛,到了赛区赛,才算是世界杯的小组赛阶段,六大赛区等你来战,进了赛区赛就算是进了国赛、就算是进了世界杯,按照前两轮的淘汰率估计,此时的选手已经是百里挑一,基本能算作辅导员界的高手了。

长春的基础建设捉襟见肘,伴着春风的暴土扬长令人烦躁,我们下榻在吉大的君怡酒店,进入大堂便和母校的亲人不期而遇,甚是欢喜!我是有私心的,我希望能和母校的同仁们会师,也算是助力母校。另一方面,也算是长长脸,看,我能代表南开带队观摩团助赛,多NB,说小了是虚荣心,说大了是梦想,我们不都是有梦想的吗?大家都是,选手们更是,走到这般地步了,还是要比出个高低、赛出点成绩的。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窃以为,比赛已经逐渐脱离了现实工作,没办法,就像是学生不上课,请假参加“优良学风班”的评比一样的道理,你我都来了,比赛就不单单是比赛了,总有人要做些什么,喊些什么。辅导员对学生说的很多,但真鲜有机会喊出自己的声音,有前辈说“我们是共产党的肉喇叭”,既然是喇叭,至少应该让世界听到我们自己的声音,所以,我们来了。

报到的当天,燕儿姐、洋哥就又封闭了,和其他所有选手一样,我和两位南开女老师闲逛,感受长春这座城市、感受一下大赛氛围、顺道帮带错鞋的燕儿姐买了双达芙妮。既然作为助赛人员,我也在超市攒了些备赛必需品,水果、饮料、方便面、零食,总希望能够多帮助选手们做些什么。他们是辛苦的,是有追求、有梦想的,他们肩负着很多,包括希望、嘱托、等待甚至是讽刺、挖苦、嘲笑、嫉妒。很多人备赛期间生了急病,也有的多年熬下的旧病复发,选手们在马拉松、在坚持,无论是新人还是老人,都紧张的可以,只是新人写在脸上,老人搁在心里。燕儿姐和洋哥还是老练,该吃吃、该睡睡,表面上还是很自如的。只是很多人都没看见洋哥半行李箱的复习材料,燕儿姐一遍遍对着镜子的赛场模拟。

比赛第一天上午进行的是笔试,选手们都是经历了无数次考试,平日里监考过无数场考试的考场老油条,但坐到赛场座位上时还是会像小学生一样难得松弛。与此同时,早期发过来的班会视频也在进行分组评审,比赛分为AB组,每组各25人。说到分组评审,赛区赛引入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高大上的“归一法”概念,通过一个公式将各组成绩统一化、标准化,便于公平核算,不过该方法也引发了多方诟病,因为事实证明,由于各组分差的不同,“归一法”无形中改变了各项目比赛的权重。简单地说,笔试分差再大也比不过现场的发挥,而洋哥就是倒在现场的案例分析上,笔试的“理论王”在现场被拉分严重,洋哥直到后来也耿耿于怀。

首日夜,第一轮成绩公布,赛区决赛资格前20名天津市晋级6人,而且都在前10名,燕儿姐第三,洋哥第六,南开也历史般的成为今年唯一一个两名选手进赛区决赛的高校,这让包括母校在内的其他各区选手羡慕嫉妒。而洋哥当晚就料到了可能会被最终淘汰的结局,可也是事在人为,毕竟还是舞台。母校玉鹏同志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此刻,熟悉的面孔纷纷离开,赛区赛仅剩20人了。放眼全国,走到这一步的不过120人,而倒在之前的,数以万计。

决赛日,一样的主题演讲,一样的谈心谈话,从市赛到赛区赛,一以贯之的核心价值观主题,选手们此刻拼的就是临场了。此次谈心谈话学生的扮演者都是吉大的辅导员老师,同行间的“内力”也成为看点之一。整整一个上午,“理论王”的洋哥并不擅长现场煽情,成绩直线下滑,母校的晶晶演讲时发挥失常成绩惨淡,燕儿姐也许是在那双达芙妮的助力下(我有点不要脸)成绩稳中有升,天津其他选手们更是乘胜追击。最终的前10名,天津5人、黑龙江3人、内蒙1人、吉林吉大1人。燕儿姐出乎意料地夺取第二名,但也实至名归,洋哥成为了唯一倒在决赛中的天津选手,辽宁的头名晶晶遗憾错失直接晋级的资格,赛区赛落幕。

此刻又想起了白部长的那句“放下包袱,你只代表你自己”。但辅导员们代表的从来不是自己,他们代表着教育工作、代表着学校、代表着学生、代表着太多,唯一不代表自己,也许我们真的还有梦想,只是梦想总又若即若离。白部长很高兴,“司长”很高兴,因为这是天津的最好成绩,这是南开的最好成绩。但还是有人要离开,这就是比赛、这就是规则。

下午的颁奖礼上,吉大党委书记杨振斌最后致辞,仁兄是前任思政司司长,辅导员大赛也正是他在位时的政绩,如今作为名校一把书记的他在又一次亲临大赛时还是如数家珍。我认真听了仁兄的讲话,此兄确有水平,但致辞的他不太像是一位东道主的领导,更像是前任司长在教诲晚辈,不置可否,但至少我们习得了他的那句“比赛成绩并不重要,交流学习才最重要”。这句话对于被淘汰的选手也算是安慰,但现实有的时候却又相反,正因为太多人把成绩看得重要,我们才聚到了一起,不看重成绩也就没有所谓的交流了。10人直接晋级国赛,1人(母校晶晶)由于省头名优先原则候补晋级,第一赛区11人确定,国赛,70人。

戮过之后,赛区赛,淘汰率,78%

第五章  转战大西南

回到了学校,难得有短暂的安逸,赛区赛结束后,眼看总决赛在即,连文件、通知和承办方都没有,顿时觉得十分诡异。不过燕儿姐定是不急的,大半个学期的工作节奏被大赛搞得支离破碎,谁又会急于决赛的到来,马上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让每个人都可以放松一下。

从吉林回来,我就没看到“司长”,老婆生了,“司长”成了爸爸,这才是最大的喜事。我也有喜事,侯哥即将举办婚礼,我将第四次作为伴郎,在天津短暂停留几日,我也踏上了回家的路。一周之内没人再“招惹”大赛的事,估计只有燕儿姐,神知道五一假期她会是怎样的心情,想想还是挺挂念,到了这个时候,陪伴和祝福的人越来越少、战友越来越少、对手也越来越少,不过与此同时,关注度越来越高、战友情越来越深、平台越来越大、对手越来越强劲。我们都在默默等待决赛通知的到来。

五一假期一瞬而过,我们都忙活了好多早就该忙活的正事,我们都觉得立业是正事,都忘了成家又有多麽重要,陪陪家人、买买房子什么的,五一感觉好长,我做了决定未来十年的事(也许),假期又好短,来不及回忆就得前行。回到南开后,没有联系燕儿姐,貌似她一直处在亚健康的状态,而洋哥直接进入了不健康的状态,五一之后就大病不起,也许是压力释放了,也许是又被无数的案头工作压垮了,也许是领导无休止的施压什么的。而我,马上需要做的是天津市第五期高校辅导员高级研修班,一周之内好像所有人都忘了大赛、忘了这群人,不过这也当然正常,毕竟大赛只是辅导员工作的副本任务,主线任务还没做完,谁又会在意那些不一定能锦上添花的节外生枝呢。直到那天,白部长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嘱咐大赛的事,钦点了我和洋哥助赛。

我还是欣然接受的,因为这就意味着我将全程参与整个2015年的赛季了,只是大赛通知还是口头的,连主办方都不知道在哪里,顿时又觉得哭笑不得。燕儿姐正在进行最后一轮天津市的封闭集训,洋哥大病初愈,除了忙活欠下的工作还得和领导角力。天津市的明处默认其为下届的主力选手,自己学院的领导已经下了多次警示通牒,白部长又很器重,搞的仁兄累觉不爱。和母校的同志碰了一下,结果辽宁还全不知决赛的时间,一时间又好像大家又都动了起来,进入到决赛冲刺的状态。57日,当天下午,通知发布,一周之后,重庆师大,山城论剑。

经过几次变动,行程好得是定了下来,母校依然派出10+的超大助赛团。天津市的鸣处和明处领队出赛,赛区冠军民航大学也草木皆兵,财大不甘示弱,师大、理工和天大争先恐后,南开这边却依旧不温不火,算上选手一行3人。各个门派都在为论剑做最后的准备,15日下午,忙完了高培班的所有工作,我们也都踏上了转战大西南的征程。

燕儿姐、洋哥和我都没去过重庆,这个地方好是陌生,重庆师大更是鲜有耳闻,只知道今年人家出了个“人物”,此次承办想必也算是投桃报李。航班准时抵达,初到的一刹那让我想起了2013年的台湾,一样的亚热带气候、一样的湿润、一样的绿树茵茵,当然更少不了决赛为这座城市带来的紧张与激动。

和司机师傅讨论了一路的薄熙来,穿过几公里的无人地带,我们来到了在主幅地图都显示不出来的虎溪大学城。时间已是10:30,燕儿姐睡下了,我和洋哥也在520风情酒店(什么鬼)“风情”一晚,这就是我们在重庆的第一夜,决赛就在眼前,半个月不见的各路熟悉的面孔又彼此寒暄,母校的同事们依然亲切,这就是辅导员们的盛宴。

翌日下午,比赛全面打响,首轮还是笔试,班会视频也在同时评审,场上选手们在戮力,场下同仁们在交流,到处可见久违的老相识叙旧寒暄,到处可见各地的领导们交流心得。适逢各直属高校的副书记们在西南大学开会,母校的宋老师和南开的杨校等领导们也都聚集山城,顿时为这座情深深雨蒙蒙的萦山之城倍添了红色的韵味。与此同时,各地的“辅导员年度人物”们也都纷至沓来,全国的辅导员们都在期待18日现场会的华丽绽放,大赛的前20名的选手也将站在这样华丽(内容大于形式)的舞台上接受最后的检阅,到底谁会是这最后的20人,答案就将在24小时内揭晓。


重庆的第二夜,母校张处长的飞机迟迟落不下来,我在等,也不知在等什么?等谁?洋哥又被天津的战友们叫出去体会山城的火锅,燕儿姐在准备最后的绽放,第二天将进行现场的案例分析,我们都在守望,守望结果、守望梦想、守望明天。

翌日清晨,我和洋哥沐浴着山城朦胧的晨雨,跬步走向重师的校园,承办方安排的住宿甚是蹩脚,每次都要徒步一公里,不过身处这座大学城,能有如此的环境,会务的同仁们也算是辛苦。早上看到从特丽斯(这里的酒店名字都挺别致,特丽斯酒店是当地最大的下榻之所,只有各地的选手、领队可以入住,观摩团甚至是领导们也得另觅住所)酒店走出的“靓丽”的选手们,深感心疼、更生敬意,匆匆和燕儿姐见了一面,免不了的加油打气后,我们各自奔赴赛场。

和赛区赛一样,母校的同仁们又是早早占据了会场最佳的观赛位置,各个学校更是“长枪短炮”。70名选手们被事先分成了五个组,燕儿姐在第二组,第五个出场,会场上遇见了明处,得知昨天的成绩已经出炉。燕儿姐中规中矩,70人中排名12,晋级在望,母校的晶晶同志更是“黑马长奔”,手持“外卡”的她强势杀进前六。而天津其他的选手们好像后劲不足,除了民航宏宇兄,其他三人貌似晋级无望。这个消息定是不能让选手们知道的,至少不能在上场前让他们知道。我也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给了母校,多么希望母校和南开能够会师总决赛。

一袭红装、青春靓丽,此时的燕儿姐是最美的,甚至超越了初见时的写真照,忘却了她案例分析的内容,忘却了那时的细节,一路走来,从312日的南开校赛,到518日的全国决赛,我们经历了太多、付出了太多、收获了太多、懂得了太多。燕儿姐好像经过了刻意设计,天知道这段话她练了多久,在台上的最后一分钟、整整一分钟,她如是说(大意)“也许,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站在这个舞台上,最后一次享受这大赛,选手们每一个人都为大赛付出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你们的可敬的,也许我将就此止步,但我不会在我的事业上止步,不会在我奋斗的征程上止步,我会和所有辅导员一样,为了我们的梦想奋勇向前!感谢大赛,向所有辅导员们致敬!……”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这样的舞台上上演这样的桥段,成绩定不会太高,事实也正是如此,最后组内的14人中,燕儿姐排名第六,加之“归一法”的强大作用,燕儿姐最后以0.34分之差排名全国23,与最后的总决赛失之交臂(且定义为失之交臂吧),母校的晶晶同志则“一黑到底”,排名全国第五杀进总决赛。这创造了母校的历史,燕儿姐也创造了南开的历史,但在我看来,这都不重要了,燕儿姐的最后一分钟点燃的全场,也让她输了,先前在赛区赛主题班会的神勇却成为了决赛给她拉分的短板,纵使理论成绩再突出也只能将名次定格在23。但,这都不重要了!燕儿姐赢了,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南开赢了,赢在了淡薄宁静,天津赢了,赢在了勠力同心,辅导员们赢了,至少,我们闯出了自己精彩的天地!

下午总决赛,正常,翌日现场会,辉煌,大赛颁奖,隆重,年度人物颁奖,感动,赛后合影,激动,离赛告别,珍重……

2015全赛季,结束,最终20人站在了最高领奖台,淘汰率0%,因为这是所有辅导员的舞台!

第六章  总有的骄傲值得骄傲

古韵的磁器口、磅礴的朝天门、瑰丽的洪崖洞、疯狂的罗汉寺、繁华的解放碑,这也是山城给我们最后的印象。红油火锅、干锅鸡杂、重庆小面、陈昌银麻花吃不饱我们一路走来的饥肠辘辘。

我们来了,我们又走了,不禁想起了很多人,他们没能站在这里,但他们还战在各自的岗位。再见了大赛,再见了山城,再见可爱的你们,大黄鸭、霍虹、姜舟、漫路、张岩、光处、跑男、贤儿、杨凯、聪姐、丽丽、大磊、茂茂、一哥、然儿、尚姨……你们没有走完全程,但你们让旅程充满意义!

母校的宋老师说,我们有意承办明年的总决赛;鸣处和明处说,明年的片区赛首选天大或者南大。不管在哪里,这是我们辅导员的舞台,我们应该骄傲,因为总有的骄傲值得骄傲!

明年再见……

出场人物(按文中出场顺序)

我——张永达,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现交流于南开大学,2014年曾参加校赛铩羽而归。

何部长——何璟炜,南开大学学工部副部长,我很欣赏的女人。

赵“司长”——赵甘,教育部高校辅导员培训和研修基地(南开大学)科长,我来南大的联络人,2012年曾借调教育部,因勇斗歹徒被授予“英雄称号”。

燕儿姐——宋燕,南开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全国第23名。

洋哥——王渤洋,南开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赛区赛。

樊富珉——樊富珉,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中国团体心理咨询顶级专家,辅导员前辈,我曾在2014年和2015年深度参加过她的培训,其堪称辅导员队伍专业化、专家化的典范。

娇姐——马丽娇,南开大学辅导员,2015年南开大学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第二名,计划明年参赛。

扬姐——李高扬,南开大学辅导员,2015年南开大学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第四名,计划明年参赛。

晶晶——张晶晶,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全国第九名。

玉鹏——赵玉鹏,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赛区赛。

白部长——白云龙,南开大学学工部部长,原保卫处处长,今年刚上任,大师级的领导。

黑龙江的朋友——陈莹莹,哈尔滨师范大学辅导员,2012年来大连理工大学交流,身世与我类似,今年省赛时我曾帮其撰写演讲稿。

皓哥——郑皓,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学部副书记,2012年参加首届省赛,2013年参加国赛,之后一直作为母校大赛教练,我很欣赏的男人。

杨振斌——杨振斌,原教育部思政司司长,现任吉林大学党委书记,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的“始作俑者”(自嘲),可敬的前辈。

侯哥——侯达森,大连理工大学学生处职员,曾任辅导员,我的兄弟。

明处——杨明,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德育处副处长,原中国民航大学学工部副部长。

鸣处——赵鸣,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德育处处长,曾做客母校担任2014年辽宁省赛评委。

宋老师——宋丹,大连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主管学生工作,本学期任命。

杨校——杨克欣,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主管学生工作,曾任南开大学学工部部长,辅导员出身,与母校薛辉部长(母校宣传部部长,曾任母校学生处处长,现挂职新疆,任新疆师范大学副校长,此次国赛总决赛担当评委,文中未提及)私交甚密,年轻有为的女领导。

张处长——张言军,大连理工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我此次交流的重要支持者。

宏宇兄——李宏宇,中国民航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全国第18名。

大黄鸭——于健,呼伦贝尔职业技术学院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国赛。

霍虹——霍虹,天津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国赛。

姜舟——姜舟,天津财经大学辅导员,2015年天津市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第一名,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全国第22

漫路——杨漫路,天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国赛。

张岩——张岩,绥化学院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国赛,素不相识,只说过一句话,我欣赏的类型。

光处——王晓光,大连理工大学学生处副处长,分管队伍建设相关工作,我此次交流的重要支持者之一。

跑男——孙壮,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曾多次参加大赛,寒假因遍访自己所带的民族班的新疆学生,得号“家访跑男”,事迹被《光明日报》刊载。

贤儿——郭桂贤,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省赛。

杨凯——杨凯,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我欣赏的哥们,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聪姐——于聪聪,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丽丽——李丽丽,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大磊——齐磊,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和我同一届,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茂茂——公茂强,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4年我再度留校时一同军训,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一哥——王一,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曾多次参加校赛、省赛,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然儿——李然,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2015年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止步校赛。

尚姨——尚可,大连理工大学辅导员,曾多次担任校赛、省赛的主持人。

 

还有太多太多的人我没有提及,只要你认可辅导员工作、认可这个舞台,你们都将是我尊敬的同志,谨以此文,献给我接触过的所有辅导员同仁!

 

2015年522日(于母校运动会日)

 

总有的骄傲值得骄傲!

TAG: [导员风采]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