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首看过去·眼泪哗哗的】我的入党自传(2007)

上一篇 / 下一篇 15-06-30 19:00:39 / 分类

      心血来潮翻看了八年前的入党自传,感触颇多。和有些党员的网络下载“自传”不同,此版自传吐尽心声,看来我的文风从那时就已经略显雏形。只是写完自传后被组织批为“光怪陆离,风格另类”,于是就改成了符合“大众口味”的,而我的这版自传就永远的封存了,多年之后看看还真是感慨良多,于是晒一晒吧(还真是晒一晒),纪念我那时的政治青春!ps.文风青涩还请见谅,毕竟那时我只有21岁。——楔子

一.本人情况

    名:   张 永 达

    别:      男

    族:      汉

    贯:  辽宁省大连市

出生日期:1986年11月17日

现有学历:  大学本科在读

政治面貌:    团  员

担任职务:大连理工大学船舶工程系团委副书记兼心理协会会长、0503班班长

二.本人经历

19939月——19999     大连市东北路小学       证明人:李  艳

19999月——20029     大连市第21中学        证明人:董新华

20029月——20059  辽宁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  证明人:刘洪梅

20059月——           大连理工大学船舶工程系    证明人:杨玉林

三.家庭成员及主要社会关系

  亲:张开宗     政治面貌:群众     职务:私营个体

  亲:徐荣兰     政治面貌:党员     职务:中学教师

  母:周松义     政治面貌:群众     职务:  退休

外祖父:徐殿启     政治面貌:群众     职务:  退休

四.本人获奖情况

2005 9     获系新生诗歌朗诵比赛团体二等奖

200511    获系“一二·九”演讲比赛一等奖

200611    获系“优秀干部”单项奖学金、获校“优秀团员”称号

2007 4     获系学生大合唱比赛团体二等奖

五.本人成长经历

—最初的梦想—

我出生在一个标准的知识分子家庭,独生子女,一家三口,父亲张开宗出生于1961年,现年46岁,原是大连市电力学校数学教师(现已停薪留职,自谋职业),母亲徐荣兰出生于1960年,现年47岁,现于大连市商业学校执教,并担任班主任一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母亲在三年前(2004年)刚刚加入我中国共产党,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鼓舞也是最大的动力,这也让我第一次深深的体会到了作为一名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是如此的荣耀,但同时又是如此的任重而道远。

还清晰地记得我小的时候,奶奶经常给我唱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慈祥而温暖的歌声就这样把一个伟大的政党植入到了我这样一个幼少的心中,于是“共产党”与“毛主席”、“解放军”一道挤入了我童年的第一抹政治思想当中,成为了我那稚嫩的心中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崇拜,而此时,我也悄悄的开始了我的追梦之旅。

1993年9月,我进入了大连市东北路小学就读,从此开始了我至今还没有结束的学生生涯。犹记当年思想品德课上老师们是如何给我们诠释少年先锋队、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及共产党的。耳边一次次响起王二小、赖宁的名字,脑海里遍是董存瑞、黄继光的身影。而这时我似乎有些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共产主义建设者——无论是少先队员、共青团团员、普通群众还是共产党员——应备的素质,那就是牺牲,无怨而无悔的牺牲。就这样,带着对烈士们的敬畏,带着尚未成熟的世界观,更带着对未来无卜的忐忑,我向党迈出了稚嫩而坚决的一步——加入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1994年6月,当红领巾第一次轻抚我的颈项的时候,我就决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始终不渝。转眼三个春秋,时至1997年,香港的回归又一次震荡了我年幼的神经,这又是第一次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作社会主义国家的富强,什么叫作伟大理论指导实践。虽然当时我还分不清党与国的关系,但我已经体会到前辈们,那些先行的共产主义建设者们的福祉,社会主义建设似乎不再遥遥无期,而我正时刻准备。

1999年9月,我进入了大连市第21中学就读,并开始了从幼少向青年的迈进。记得刚入学不久,天下大喜,普天同庆,何矣?1999年10月1日,正是我伟大共和国的50寿诞,在这伟大的纪念日里,我恣情的沉浸在社会主义的花园中,沐浴着一个民族的精华,而这一切的拓荒者正是我伟大共产党,这时我耳边不禁再一次响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永不淡却的旋律,这旋律在心中激起的浪花继续推动我这小舟在真理的海洋中前行。时至2000年5月,14岁的我终于解下了系于颈上六年的红领巾,放下了打了六年的队礼,面对着团旗郑重宣誓,终于,我又向着理想又迈出了骄傲而有力的一步——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人生在这一页上再次发出高亢的咏叹,余音徘徊至今。就这样,一个青春期懵懂的少年,继续着他的追梦之旅,如此矢志不渝。

一晃三年,我已不再稚嫩,青春的激荡继续在我与梦想之间挥动冥迷的翅膀,而我注定般继续着我的学习生涯。2002年,在仿佛是经历了血泪洗礼之后的我以骄傲的成绩考入了辽宁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忆当年,我更像是个诗人,又仿佛一夜之间摒弃了青年特有的阳光,变得保守、禁锢。梦想依旧神圣,但追梦人似乎吝啬起自己的热忱。就在我沉浸在有些窒息的气氛中时,一个更加令人窒息的愤懑打破了我和世界共同的安宁——“非典”这个苦难的记录者游离在人心内外,而刚刚习惯了高中紧张气氛的我们好似回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意料外的轻松和处变不惊的态度此时显得和人心惶惶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好像社会从来就是不堪一击,人们从来就是如此脆弱。就在这我意识最消沉的时候,就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候,又是我们的共产党员,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责任、什么是主人翁精神。叶辛、钟南山一个个塑像般的名字矗立在早已失衡的天平上,更是全党、全国、全人民的上下一心,在最危难的时候力挽狂澜,第一时间践行了“三个代表”的伟大思想,最终,一切归于太平。而我在目睹着一个个英雄的同时心又重新回到了追梦的旅途上。2004年冬,我的母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正是这振奋人心的消息激发起埋藏在我心中数年的悸动,终于我鼓足勇气向组织递交了本人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从而正式吹响了我追梦的号角。然而,事与愿违,在面临高考的洪流之时,梦想的小舟不可救药的迷失航向,无数次地触礁搁浅。2005年,夏,终了。

—梦想照进现实—

2005年9月,仿佛是从绞肉机中跋涉而出的我们刚刚擦洗掉身上最后的血腥,宿命般的,我来到了大连理工大学船舶工程系——大学、新生。当年的小舟终于成长为了今日的泰坦,同时,新的环境也激发出了我新的潜能,我从一个不折不扣的婉约派开始向豪放派过渡。还记得第一次游览校园的时候,当走到我们系宣传栏的时候,当一幅幅学生党员的照片映入眼帘的时候,那时,在我的心中突然燃起了那最强烈的欲火,燃烧过,但从未如此的剧烈——是该将我的追梦之旅推向顶峰的时候了。带着历经跋涉的不畏艰险,带着心中狂野的目空一切,更带着那绕于心中十数载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最初的梦想,我,张永达,终于准备在大学的天空中展翅翱翔。

大学入学初期,我努力工作,积极助人,乐于奉献,敢于创新,终于得到同学们的信任、老师们的赞同,并有幸被推举为班长。上任以后,我时刻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虽不是党员,但我会经常用“三个代表”的思想为自己树立航向。值得一提的是,我于2005年10月,又一次向组织正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还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辅导员老师刚刚通知我们有关递交入党申请书之事,规定是三天之后交的,而我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奋笔出了1000字。半小时虽短,1000字虽少,但这都是我积于胸间多年的感情宣泄,我不能再错过任何机会,我不能!就这样,从稚嫩坚决,到骄傲有力终于到如今的行之无悔,我整整等了十一年,十一年啊!十一年、1000字,可以说,这1000字不是普通的汉字,这都是一个青年心中最神圣的企盼,是他心中最真诚的折服。

2005年11月某日,我作为班长,组织了我们班级的第一次学生入党积极分子推优大会,犹记当时会场的场景,我虽然精心准备,但十数年的期冀与内心的狂野还是足以让我有些乱了方寸,那天具体讲了些什么我确已记不得了,但我永远记得同学们那信任的目光,和自己那铿锵的声音。就在这一天,我直面我的梦想,就在这一天,我为自己打开追梦的纪元,而正是在这一天,在着这具有着划时代意义的一天里,我,张永达,终于向着自己的理想迈出这质变性的一步——我终于被推举成为入党积极分子。十一年弹指一挥间,而今一瞬,梦见天日,不惜当年勇,豪气逼破天。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就显得水到渠成,我参加了几次党政课程的培训,并于2006年下旬参加了大连理工大学党校的入党前政治培训,并在历时两周的学习后顺利毕业,完成了入党前的硬件要求。2007年4月,就在这乍暖还寒之时,就在这万物始新之时,就在这欣欣向荣之时,一声呼喊从彼岸传来,巨人泰坦终于停下了奔波的脚步,追梦人也终于等来了明天的太阳——十二年,历时十二年,梦想成真——我,终于被组织讨论,准备成为下一批预备党员候选发展对象。回想十二年前,还是红领巾轻抚我的颈项,回想七年前,还是我在团旗下宣誓,回想一年前,还是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当彼岸近在咫尺的时候,追梦人似乎总是忘记了欢悦,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无尽的沉思、感动,更是无尽的责任与义务。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我向您致敬!   

—春风化雨—

巨轮被造出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停泊在港里,而是需要他抗争风浪的。当追梦人徘徊在梦想成真的门口,追梦的脚步是否可以停息?不,并且永不!近日里,我参与了关于系内党建的宣传工作,主题大概是以“感动中国2006”获奖者中的党员为模范,进行个人事迹的宣传。丁晓兵、季羡林、华益慰、王秀贞、王百姓、孔祥瑞……当面对着一幅幅巨人的肖像,我怎能停滞不前。入党不是目的,只是途径,这是作为一个共产主义社会缔造者的必经之路,这只是起点,如果把它作为终点,其现实上又是显得多么的毫无意义。同时我又被多次问及,入党的目的何在。的确,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里,在这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中,似乎所有事都是可以被量化比较的,以至评出个优劣高低,而当下,“入党”显然是被那些想留在大陆发展的投机者们写到了一劳永逸的功劳簿中。毕竟,身为党员是作为一个团队领导者的先决条件,而我只想说,个人的发展也好、发达也好、权贵也好、富足也好,这都只是途径,而我们却应该清楚地看到:幸福感是个人的,而创造的过程与意义却属于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和社会的价值相比,以上好比是实现价值的入场券,拿着入场券叫嚣着实现了个人的价值,这岂不是鼠目寸光。马克思主义价值观告诉我们——个人价值的实现在于社会价值的实现——此言得之。

历受党的教诲,萌荫党的福音,党教会我做人的基本准则。在现实生活中,我一直秉承着先做人再做事的基本原则,即使入党亦是如此。党员,从其实质看来也是属于人的,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一群特殊但又平凡的人,既然是人,那本应就具有人的属性,反过来说,要想做党员,要想做一个好党员,一个优秀的党员,一个有使命感、责任感的党员,做人是其最起码的要求。那么,何谓做人?在我看来,做人是很难被量化实现的,人是有千万种的,那当然做人的方法也不拘一格,就其本质而言,我认为是应符合平衡的观点的。何谓平衡?达到个人的饱满是平衡、达到环境的饱满是平衡、达到二者共同的饱满亦是平衡,这就是做人的需求。利人利己,皆大欢喜这似乎是和谐社会所急需的,而此处的利人利己不是盲目的,不是用其极的是应该符合章程的、符合道德的、符合社会主义荣辱观的,这样才为人。而作为党员呢?经过党校培训之后,我由心地觉得,很多人是错误的理解了党员的意义的。对于党员来说,熟记党纲、党章是其必修课,理论、原则出口成章也不稀奇,但如果说仅以此区别党员和群众恐怕不得人心的,“三个代表”挂在嘴边,入党誓词捧在胸前的就一定是合格的党员吗?不一定,并且很大程度上不是,何矣?要知道,一个合格的党员是兼济天下的、是身体力行的、是勇于奉献的、是投身实践的,条条框框记于胸间,在很大程度上是对行为的约束,是对灵魂的束缚。还记得在党政培训之后,学员们集中讨论了关于毕业考试的相关事宜,同学们对所考的题型如数家珍,入党誓词更是倒背如流,当轮到我发言时,我只是说:“党员,一名合格的党员,不是凭着考试考上的,学校培训我们,教我们的不是几句话、几个词,章程只是为了不守章程的人准备的,而真正的章程是在心里的,不是两周就能烂熟于胸的。”当然相信同学们是比我更了解这一点的,但只是稍拘泥于形式而已,而我只是想揭露甚嚣尘上的投机者们那毕其功于一役的亵渎神圣的念头。党,不是玷污的得的。

—弹冠振衣—

初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在接受到新的洗礼之后,往往需要注重自己的原有的修为,我也是不例外的。面对我党,我准备得怎样呢?

说到我个人,其实我觉得我做的还是很不够的,并且十分不够,在思想上不时地松懈,行为上经常地散漫,学习上偶尔地懈怠和生活上间或的无章都使我从形式上看来并不像一个合格的入党积极分子,相反,很多普通同学做的是比我好的,但是正像我之前所说的,这种标准是很难已被量化比较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但我们须明确地看清,面对缺点是听之任之、任其发展还是积极改正、旁征博引。人都会遇到这样和那样的问题,而关键是在于当面对问题时,是否有一颗虔诚的心,这是很重要的。

思想上,我是不落后于时代的,保持自己的先进性即使在个人问题上看来也是显得尤为的重要。我是愿意思考并善于思考的,愿意并乐意以主人翁的身份审视周围似乎是我在思想上的优势。我是从来不屑于拘泥在理论上的,理论对我来说只是指导,真正的理论,真正自己的理论是要在实践中获得的。照本宣科不是我乐意的,拿着三纲五常来说给别人听的,都不是自己的心里话,真正好的思想,真正先进的思想是来源于自己对社会、对他人、对集体、乃至对自己深深的责任感的,我既然说如是,就会做如是。在家庭中我是儿子,在班级里我是班长,在学院里我是学生干部,在社会里我是新时代大学生,在世界中我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者……这就是我的角色,这就是我的舞台,发扬主人翁精神,发挥主人翁作用就是我思想上的认识。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清楚地看到,我是学生,是要学习的,在学习方面,我也继承了主人翁精神,毕竟学习是自己的事,是不可替代的得的,除却本性,那谈思想、谈认识、谈进步、谈发展岂非空中楼阁。尤其是在大学这复杂的学习环境当中,注意,我说的是复杂,既然复杂就说明它不简单,很多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是被动的。面对此情此景,就需要本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这是永远正确的,是不会错的。说道对自己负责,我也确是有不足的,特别是在学习的主动性方面,在我看来仍需大力度加强,此外,还是要处理好工作、生活与学习的关系,做到集中优势力量解决主要矛盾同时又统筹兼顾,这才为上策。

至于对自己的认识,我认为还是很值得一谈的,首先,抛开客观,从主观来看,我认为自己是有自己的方法论的,并可以用来解决问题。我是愿意思考并善于思考的,学习上有自己的方向,工作上有自己的风格,生活上有自己的个性,能力上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当然,问题也是有的,并且是主要的,譬如学习上努力程度不够,工作上仍然有这样和那样的不足,生活上虽作风端正,但偶尔的颓废着实令人不齿……这恐怕还是源于人的自然属性对社会性的矛盾,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问题是谁都有的,关键是要看你在面对问题时的态度,在我看来我是有较好的辨别和分析能力的,相信问题会得以纠正,真理会向我张开接纳的胸怀!

去心之秽,修己之身,不为皎洁斑斓,但求正果。

—关于未来—

说到未来,这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但又是可以的——现在所经历的,就是未来。关于未来,应先关于当下。万物都是躁动的,我、世界都是如此,我无力改造世界,但自己改造自己是可行的,而这也是我积极要求入党的目的之一。理论有了、方法论有了、原则有了、章程有了,而行动就在于我了,谋事在人,其实成事也是在人的,时下,我最想做的就是为周围的人建立党员的新标准,如果我有幸能够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分子。在我的身边,确是有党员存在的,我的同学有,我的母亲、我的祖父、外祖父……当然,同时又有另外的人群,他们对党是不加尊敬的,我的同学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社会舆论……在放下阶级斗争的今天,他们都是属于人民的内部矛盾的,并不是反动言论,恰恰相反,我们的党员是辜负了他们的。树党员新风,树党员新风,可我并没有体会到新风,偶像还是偶像,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供人瞻仰,而真正的属于我们的新风,更不知何日吹来。党员,党员也是人,但绝不是普通人,数量多也不能说明就有权利泯然众人,这确实是需要有所付出和有所建树的。当然,我并没有资格在此大放厥词,如果我真的是党员,我也不能肯定就能为大家带来新风,但我既然说了,就不是说罢了事,从我做起,我还可以。

要说未来,就得谈理想、谈愿望,这个问题有人问过我,我也问过别人,当下,大学,四年时光,怎样怎样也得有所改变,我说过,入党是不能作为目标的,但作为阶段性的目的还是可以的,除此之外,好好学习、做好工作、有条有理这些似乎都不划为理想,却可担以祝愿。我只是希望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一个学习的机会、一个奉献的机会、一个建设的机会、一个升华的机会。

关于自己我等待拥抱,最初的梦想为我扬帆,当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候,巨轮也曾徘徊,而春风化雨为它揭开羁绊的纷扰,弹冠振衣之时想着关于未来的事,我们又将启航。当泰坦重新迈步的时候,这又将是一个轮回。

—尾声—

终于回到了现实,我很高兴能得到一次会让自己如此奋笔的机会,还记得布置任务那天,心里好像是蛮忐忑的,看了很多关于自传的范文反而更加让我感到迷茫,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思路,过程还算是旷日持久的。

其实本段话是想放在首章的,但发现没有先例,就作罢了。既然是自传,那么就是关于自己的,关于自己的经历、关于自己的思想、关于自己的境界、关于自己的愿望,至于原则呢,那就是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在我看来,我还算是符合标准的,故事基本都是自己亲历亲为的,文字百分之百是出自我手的,故事虽不算是一字千金,但多少凝结了自己的真情实感,我是平衡了的。

我不得不承认,即使是松懈惯了的我当落笔的时候还是感觉得到责任之艰巨,自传是不同于一般艺术文章的,形式上可以互通,但内涵上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至少这是需要你负责任的,写自传不单单是为了欣赏,更多的是需要让组织了解你,让组织观察你,最后,我还是感谢组织能给我这样宝贵的机会,什么立志的话就不多说了,也说了太多了,我还是想强调一下,入党并不是请客吃饭,它是神圣而不容亵渎的,我确不知自己到底能做得怎样,但我知道,如果我获得了机会,我就不会让我们的党失望、不会让组织失望、不会让群众失望、更不会让自己失望。

给我一次机会,还大家一个奇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辞万苦千辛,励精图治,将视吾身环宇。

向党、向组织敬礼。

再敬礼。

 

 

公元20074

TAG: [心心相映]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