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吃的菜包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4-07 14:51:35 / 分类

清明假期返回家中,阳光洒满阳台,泡上一壶好茶,读上一本好书,满满的惬意都在诉说着:无论多么劳碌,家,永远是可以放下疲惫休憩的港湾。

从进了家门的那一刻,母亲的脸上就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她会忙前忙后的把各种各样的水果洗好放在茶几上,然后询问着我在学校里的见闻和感受,那种活泼劲似乎给家庭团圆带来了久违的欢笑和活力。

晚餐母亲准备了小白菜馅的包子,在记忆中自己是很喜欢这一口的。母亲擀制的晶莹剔透的面皮,还有肉馅和鲜蔬碰撞出来的美味,然而,今天的包子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不仅面皮很厚,肉粒似乎也没剁的很碎,最重要的是味道咸了。太难吃了,自己很直截了当的给出了对晚餐的评价,然后兴趣索然的吃了几口就离开了饭桌,在客厅把玩手机的自己似乎也是在表达着对晚餐的一点点失望。

母亲仍然还在饭桌前,不停的说着是自己不好,很久没有包包子了也没有掌握好馅料的配比,感觉像尽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在那里委屈的承认着错误。从客厅望去,看到母亲佝偻着后背,一个人默默地在那里把有些“难吃的包子打扫干净。就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击了自己的心,或者是有谁在自己的心上,残酷的开了一枪。

当天晚上,父亲告诉我母亲在厨房偷偷的摇头和叹气,其实几天前母亲就在准备着这顿在她心中等待已久的晚餐。蔬菜一定要去早市集购买最新鲜的,肉馅要自己来切剁这样口感才更佳,但似乎这种期待和努力却换来了一句太难吃了,这一切似乎变的尴尬了起来,我鼓起勇气找到母亲想澄清一下自己的无心之失,然而母亲只是平静的笑着,说哪有母亲对自己孩子生气的,而简单的言语后,闪过的是母亲眼角稍现的皱纹,和额头上再也掩盖不掉的丝丝白发。

没错,在母亲的眼里,我还是个孩子,甚至永远是个孩子,然而她有些老了,可以让自己任性和的日子,还会有多久,还能有多久呢?记忆里自己工作的这些年头,出差也好旅行也罢,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而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有的时候父母打来的电话,都是以忙为借口,放弃了主动与他们团聚的机会。每次母亲都会嘱咐自己要在外面多吃点好吃的,而当自己在享用山珍海味的时候,是否想过他们在家里只是顿顿粗茶淡饭,而待儿子归来时可以做上一顿丰盛的大餐,一展自己的厨艺,但换来的却是苦苦的等待和拒绝的失望呢。

而这样的情节,是属于自己独有的故事吗?

记得自己小时候放学回来,总是可以等到母亲准备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她会很仔细的准备每一道菜肴,用以迎合自己挑剔的胃口,那个时候的母亲蒸出来的包子,自己总会迫不及待的用手抓,会记得母亲说着慢点慢点,却不会很清楚的记得母亲在一旁看着时欣慰的笑容。但那种鲜美的味道,是希冀着美食里的营养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快快长大的那份期盼吧。

初中上学时中午都会带上自家的饭菜,自己的饭盒里总会有很多种菜,荤素和营养搭配都很合理,后来才发现母亲从来不会让我带去前一晚吃过的饭菜,即便工作使她感觉疲惫,她也都会早起去准备食材然后很用心地做好装到我的饭盒里。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母亲与其他的妈妈有什么不同,只是觉得享用这样的味道是理所应当的,而记得的只有一起吃饭时同学们投来的羡慕目光,却不会很清楚的记得母亲劳碌时捶着后腰的背影。但那种鲜美的味道,是希冀着孩子打开饭盒的那一刻,可以感受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儿子的感觉吧。

时间慢慢带走自己求学的日子,母亲似乎不再那样的花心思去做饭了,就像再激情燃烧的岁月也要走向平凡的生活一样,饭桌上出现越来越多的是那些熟悉的家常便饭,那个叛逆阶段的自己会抱怨母亲在烹饪方面开始应付差事,但母亲总是笑笑说清淡点健康。直到现在,记忆中母亲会为贫血的我准备红枣,会叮嘱乳糖不耐的自己要多喝酸奶,更会在我醉酒的时候端给我一杯蜂蜜水,而却不太能够记得桌上带给我温暖的那种味道。工作后的自己更多的是放下了碗筷就挥手跟母亲再见,却不会看到母亲看着你的背影欲言又止时的那种表情。而迈入暮年的她们可能真的很努力想要还原当年的美丽味道,靠那些我儿时最爱吃的来换取更长时间团聚的时候,却忘记了已经在饭菜里加了两遍的盐,有些笨拙的双手再也无法切出口感极佳的丝片,拿走了瓶瓶罐罐记不得把它们随手放到了哪里,偶尔打个盹,却发现锅上的东西已经炖上了几个小时。

当他们笨拙的按着手机想要跟上我们甚至是时代的步伐,发出来的错别字会得到我们不经意的嘲笑;当他们想要跟我们倾诉点苦恼时,盯着电脑屏幕的我们会忽略他们那份得到安慰的渴求;当他们做出的饭菜换来的是那句冷冰冰的太难吃了,这种伤害究竟会有多痛;当年轻的我们恣意的在外打拼天空时,又是否注意到那些爱着自己的人在以更快的速度衰老着。有人说上了年纪不可怕,而可怕的是连他们自己要被迫接受自己衰老的事实。又有多少像我一样的年轻人,还在做着当孩子的“美梦”,至少我还没有想过,甚至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确实不太敢想象,两位老人眼眉低垂,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灯火昏黄不定的场面,而每当想起,就总会泪盈余睫,不知所言。

当所有的思绪回到现实的时候,又在厨房看到了那些剩下的菜包子,突然想起了龙应台的那句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拿起一个包子尝尝,或许也没有那样难吃。它只是变了一种味道,用来表达属于这个年龄的父母,那浓浓的爱意吧。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