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
有我和你, 还有很多人

在这个时候,遇到你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2-26 20:16:41 / 分类

在这个时候,遇到你

环科1301 甘雨琳

美好的秘诀是速朽。但凡让人记忆深刻、美丽难以忘怀的都是匆匆来了又走的。就像,最好的时光总是走得最快,子弹嗖嗖飞过不留踪迹。

初遇《送你一颗子弹》,只注意到了作者那一排金光闪闪的简历。

但也能看到刘瑜字里行间的疼惜,但好就好在,她不急于下定论,不去随意扩展往事对于现在的意义。于是,往事就是往事,心情也就是心情,没加盐没加糖——原味,即使罗嗦也是好的。

这本书是刘瑜成长过程中的记录,所以不成熟的思想很多也很真实。比如她对自由主义的政治形态无条件喜欢,甚至对美国左派给以“对渴望M的人,不S一下他,他就不会消停”的评价。其实,民主的优势恰恰在于一种思想无法统治全部社会阶层----总要有个声音是反对的,而且你还要重视。丘吉尔讲,民主是个不好的制度,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比它更好的制度,所以不得不用它。美国社会就是在一种“两害相较取其轻”的原则中建立起来的。

看刘瑜的书就是这种感觉,感觉到了那种拒绝虚妄的女性智慧,细节的力量。她的《民主的细节》是我去年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书,这本《送你一颗子弹》也是今年目前为止我读过的最好的一本新书,书中写的是她自己的生活,那些平静的、孤独的、鸡毛蒜皮的小生活,但是刘瑜送小生活中提炼了多少有意思的东西呵。从厨房卫生问题都可以看出民主社会的建立问题,从一栋栋平静的小房子可以看出“历史的终结”于中国现今的意义,就像那本《民主的细节》充实了民主的血肉一样,她丰富了我们人生的内容。我看这本书时一直在想,男人永远不能写出这种文字,男人在谈及民主、哲学这种问题时,肯定会先装逼地搬出几个大师的论断,然后用华丽的词藻堆砌自己的歪理,但不近实际的表述就是瞎胡扯,所以我很讨厌余秋雨刘白羽之流的文字,初看似乎满纸都是文化,细看满纸都是虚妄。写字很温柔和实际的男人如连岳,想要实际时,也最多是给你讲个小故事,能像刘瑜这样“浅入深出”的写文字,男人是做不到的。

而正因为注重细节的文字更有力量,所以我才如此推崇刘瑜的书,因为,按刘瑜的话说,我们都是“用脚来投票的”。比如东德每年都有大批人不要命地穿越那堵墙前往西德,而西德的社会主义者虽然口号响亮,但是他们却没人前往东德,“双脚精明地留在了资本主义”。人这种虚伪的动物,嘴上说的都是一套,做的事天地良心自己知道,还有谁知道?他的脚知道!好比五毛、毛粉和爱国部的忠贞分子嘴里那么嚣张,但你发给他们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绿卡,他们的脚就比嘴先动了。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余秋雨大师之流的“大”文字看似仁义道德文武双全德艺双馨,但谁能保证他是我手写我心呢?刘瑜的文字却是老老实实地脚踏大地,回归生活,然后让你发现,你自己平淡的生活其实蕴含了整个宇宙的真相。

老板娘,睿智精打细算一张刀子嘴不饶人,刘瑜就是个尖酸但却得理的老板娘。论社会之不可能里,这位老板娘是多么的具有大智慧啊。她说历史,水性杨花又冷酷无情。我是文科出身,历史的六册书翻来覆去变得滚瓜烂熟,有被历史推崇的人,也有被历史不爱的人。比如,戈尔巴乔夫。说实话,在此之前我也一直将戈尔巴乔夫看做搞垮苏联的人。可是,刘瑜告诉我,当他搞垮苏联的时候,人民群众怎么就答应了呢?对啊,一个巴掌拍不响,人们的希望落空时,那个寄托希望的人也变成遭受唾弃的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所以历史有好有坏,那还不都是人民的。

  刘瑜大谈特谈政治,我认真的看着也挺像那么一回事儿。最触动的我的是《政治的尽头》这一篇,她提到的电影《灿烂人生》,充满火药味的争论,最后以温情脉脉的谈笑收场。三个主人公——马蒂奥、茱莉亚、尼古拉,都有自己改变世界的方式。马蒂奥和茱莉亚试图用政治斗争改变世界,而尼古拉则是从给予身边的人一点一滴的温暖开始。我高中的时候学政治,老师常说哲学的目的是使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我懂认识世界,但我不明白自己怎么样才能改造世界呢,它那么大那么大。可是,有一点我能确定,激进的改变不可取,这就和革命一样。将一个制度连根拔起,那土地也会龟裂。

是的,这本书似是没有什么大智慧在内的。反而只能说是一个聪明女人在和你闲话家常,聊聊政治历史,也谈谈普通生活,或者她对这样那样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的感受。 但真正的智慧,从来不是用来被束之高阁的。

但有一点我们需要承认的是,和一个睿智的女人聊天是非常舒服的。刘瑜本身在政治方面有的带着女性特有气质的见解,以及其对生活所有的不慌不忙的点点滴滴的随想,使得“瑜迷”渐也有人说,现在的许多时评、杂文、随笔,都只能称得上是快餐文化,放在网络上即兴读一读尚可,承载到书页上,是经不起时间的打磨的。这个观点我十分认同。但自己初读心动,然后入手的同类书籍还是不在少数。

怎么讲呢,或许就是觉得,那个时候,遇上了个能同自己聊一聊的朋友。

若继续引用作者在书中的话概括,这种感觉是,

“如果要给美好人生一个定义,那就是惬意。如果要给惬意一个定义,那就是三五知己,谈笑风生。” 

用豆瓣上对刘瑜《民主的细节》的评论,“这是独立思考的起手式,但在中国,却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高手风范。 ”中国人的精神已经贫瘠到“不管你抓不抓得住耗子,只要是猫,就是好猫”的境地。有一篇文章讲启功先生接受CCTV“东方之子”栏目组采访,采访组一上来就列举众多头衔,先生一句话轻轻拨开众多桂冠:“这叫此地无砂,红土为贵”。这不是谦虚,这是有自知之明。

    是啊,“此地无砂,红土为贵”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悲哀。只不过刘瑜的文章束着时尚的小蛮腰,撒着文艺清新的娇,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有那么一股子知产阶级味道的。学术讨论仅仅在象牙塔之内,象牙塔之外的东西认真你就输了。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