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金者,是金统学院涤荡生辉的过往;风流之大者,是团学朋侣携手共起的歌唱;聚力成团者,是少年豪情、迎风怒起的飞翔。金大团者,寄予了我们梦想,承载了金统人的期望。

【党团一家亲】“高校去行政化”何去何从?

上一篇 / 下一篇 10-09-19 11:04:39 / 分类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了《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引起了我们的关注。金大团组织了来自各班、各年级的学生骨干代表,围绕《教改纲要》的一些热点问题、比如:高校去行政化、高考制度改革:一考定终生的出路、教育公平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热点一:“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关于高校去“行政化”的问题

把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去行政化”作突出处理,源于这一举措意义非常,影响深远。大师,是大学的灵魂。要留住人才,是人才强国的必经之路。如何留住人才,如何引进人才?是对当代大学提出的要务。

背景介绍:海外留学人才回流加速,是近年来我国人才状况的重大变化。1978年至2002年,我国每年留学回国的人才不超过2万人,但在2003年首次突破3万后,人才回流几乎每3年翻一番,2007年为4.4万人,2009年为10.8万人。在不久前的一次峰会上,一位中央领导指出,中国近代史上有三次出国人员归国热潮,第一代的代表是孙中山和周恩来,第二代的代表是钱学森、李四光等科学家,第三次归国潮就是现在。

根据《纲要》,到2020年,我国人才资源总量要从现在的1.14亿增加到1.8亿。为此,《纲要》提出,要坚持自主培养开发与引进海外人才并举方针,大力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和急需紧缺专门人才。经济发展是人才回流的第一引力,我国经济腾飞为海归人才提供了大量用武之地。从目前看,留学人才回流呈现加速发展的良好态势,但回流量依然存在着很大的开掘空间。某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事例:留美博士欧平(化名)回国后,得到了在国外得不到的发展机会,但也遇到一些苦恼,比如,学校人际关系微妙,大量的时间被用在了“谋人”上;学校的学术圈和交际圈有意无意排斥海归;学校规则意识不强,有没有“关系”成为决定办事效率乃至成败的关键;学术官僚化和学校行政化色彩浓厚,学术权力时常给官本位让位,等等。欧平的烦恼正是很多留学生对回国的疑虑。知识和技能是留学人才归国的第一资本。这种资本如要转化成财富,必须要有其他资源的配合。如果市场机制不健全、规则意识缺乏、法律和制度的刚性不彰,就会增加海外人才回国的疑虑。放大“回流潮”,至关重要的是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一方面健全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成为资源分配的主导力量,使优胜劣汰成为真正的竞争法则,另一方面要增强制度和法律的刚性,让法制成为全社会的共同准则,减少社会运行的不确定性。推动科研院所“去行政化”,正是社会“去官本位化”改革的重要方面,因而一经提出,立即引起广泛关注。

  放大人才“回流潮”,还要充分重视“细节的力量”。有的留学人才担心自己多年在外,一时回国难以适应,有的担心小孩在国外接受的教育难以跟国内接轨。近年来,各地都出台了有针对性的系列优惠政策和奖励措施,如果能够把工作做得更细更实,人才“回流潮”就会来得更大更猛。

  1929年,26岁的冯·诺依曼虽然在学术界声名鹊起,但在只重视资历和行政官员评价的德国,只能在汉堡大学担任兼职讲师。然而,就在这一年,他接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客座教授聘书,并承诺如果愿意定居美国,将在一年后聘为正式教授。事实上,凭借着不分国籍、种族、血统、资历,只看才智贡献,美国吸引到的海外人才,远不止这位“计算机之父”,还有爱因斯坦、“中子物理学之父”费米、“火箭之父”卡门、“氢弹之父”泰勒等顶尖科学家。显然,美国当年这方面的不拘一格、不遗余力,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

高校要不要去行政化?各名校校长有话说。

人大校长:有行政级别是尊重教授

  连日来记者就这一问题进行采访,不少代表委员认为高校“去行政化”势在必行,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部分知名高校校长对此却持质疑态度。这不禁使人担心:这项尚未开启的改革之路将充满荆棘。

  争议一: 要不要取消行政级别

  【焦点】目前我国有30多所副部级大学,还有正厅级的公办本科和副厅级的高职高专,其党委书记、校长也相应为副部级、厅级干部。高校该不该取消行政级别?

  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王志民代表:行政化是高校没有活力的症结之一。高校是学术单位,不该有行政级别。学校行政化的后果就是使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限制了学术生产力,使创新人才“难产”,对学校科研和教学质量造成损害。按官阶定地位、定待遇的结果,使不少教师千方百计挤进管理者队伍,把当官看成追求的目标。

  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委员:大学行政化的表现是一切运作都以行政权力为主导,做什么事都是靠行政命令,谁权力大谁说了算,而不是通过学者、科学家讨论。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应该代表教授的声音,现在成员多为各个系的主任、院长甚至校长。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代表:高校行政级别不是现在有的,中国人民大学以前是副总理级,“文革”后变成司局级,上世纪90年代以后,因为考虑到大学跟社会的交往问题,才把级别提高到副部级。把学者放在一定的行政岗位上,恰恰不是行政化,是尊重教授。从学术评价看,任何学术权力都是行政权力,把两者截然对立是不对的。当社会习惯于以行政级别来衡量其社会地位时,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现在我可以找北京市长、副市长,取消以后我肯定找不到了。大学校长应该是社会名流,但我们国家还做不到这一点。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代表:有人说高校行政人员太多,什么事情都是行政人员说了算,这不符合事实。高校工作有学术和行政两大类,行政为学术服务,大学里的行政工作必须要有,这些工作包括人财物的分配、安全保卫、后勤等。

            高校要不要去行政化?金大团成员有话说

金大团文稿部蒋思彦说:

我觉得高校去行政化是必然的趋势。高校毕竟是一个重在学术的场所,这从大学的起源便可以看出。行政级别在一定时期里面,对于管理高校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随着时代发展,知识更新学术创新的速度越来越快,这种机制在已经开始制约学术发展。很多教授为此抽出了不少精力忙于学术外的事物,很多质量不高的论文因此被生产出来。为了能够更好的进行学术研究,并且和国际接轨,个人认为取消行政化好些。但是这个过程将是漫长的,不可否认行政化有很多弊端,但是其中有许多机制还是适应现在的高校管理的,去行政化应该做好“软着陆”。

金大团曾雨辰说:

我比较倾向于学校的学术领域能让学术按照自己的规律去运作,而不是靠行政力量。但行政管理也是必要的,毕竟在中国有个观念是“学而优则仕”,况且或许行政级别多多少少能从某些方面提高人们的斗志吧。在新京报上看到一个很暖人心的观点,是关于校长选拔任用制度的。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说“我在大学里当校长就是给教授打工的。”

金大团徐佳琪说:

据我所知,美国的大学都是“教授治校”,特别是著名的“常青藤大学”,教授的话是一言九鼎,从而能够形成很好的学术氛围,从而更容易培养出创新人才。“行政化”是我国国体下存在的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要去除这种体制,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国家领导的重视,和各界的努力。

    王莎老师总结:对高校行政化的诟病通常集中于行政权力过大,学术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纲要把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作为一个改革目标。当社会评价标准还未转变时,高校行政级别即使取消,恐怕也将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