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李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8-04 10:34:13 / 分类

一朵朵温润洁白的花儿依旧在记忆的深处绽放着,就像散逸着白光的火花,从一点刹那间蔓延整个枝头,扩散至整个树冠,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整棵树便化作了燃烧着白色火焰的巨型火把。火光摇曳中,引燃我儿时的记忆。

曾经的小小的我,天真的站在外婆屋前的那株老李树下,仰着头痴痴地望着那一簇簇洁白的花儿,仿佛间看见一颗颗的李子,它们在枝头晃动着玲珑剔透的圆滚身子,不停地笑着、闹着。甜里透着酸的味道不由自主地由脑海蔓延至舌根,口舌生津。

四月,是李花开的最为灿烂的时候。那压低枝头的花儿,洁白的花瓣围绕着鹅黄的花蕊,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飘着阵阵清香,迷醉而温暖。每一片花瓣都宛如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娇羞中自有万种风情。

都说物极必反,繁华过后终是荒芜。对于春天的记忆总是逃不过“倒春寒”这个词,北风携着冷雨呼啸而来,簌簌有声,才不管你什么繁花似锦、姹紫嫣红。随着风雨飘零的白色身影,似蝴蝶的陨落,又如雪花的纷飞,让那方天地也变成了白色。伸出手来,接住那白色的小精灵,洁白的花瓣上缀着点点春雨所化的晶莹水珠,宛如离人的脸庞,满是泪痕。

七月,是李子成熟的季节。熟透的李子,饱满圆润,玲珑剔透,青里透着黄,形态美艳。站在老树下,还能闻到阵阵的清香,这香味似茶却还渗透着淡淡的甜味。摘下一颗来,入手不再是像未成熟时的那种涩硬,而是一种硬中带韧的软,指尖轻轻一捏,便会有凹下去的错觉。顺着中间竖着的纹络轻轻一掰便成了两瓣,淡黄色的果肉与深黄色的果核分离得是如此的彻底,果肉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光。它那特有的清香便更加的浓烈了,不停地诱惑着我,催促着我将其放入口中。一入口中,它那甜中带酸的味道便从舌尖蔓延至整个口腔,轻轻一嚼,竟然还有微弱的清脆声从齿间透出,挑逗着我的味觉神经。让人忍不住吃完一颗再吃一颗,再吃一颗……

熟透的李子固然好吃,然而小时候的我却很少有吃得香甜的时候。自打老树刚开始结果时,我便像一个“守财奴”,常在树下徘徊。有时,光看还不过瘾,竟跳起来摘下一颗,在襟前囫囵擦去上面白色的果霜,迫不及待地放入口中,好脆,紧接着便是又苦又涩。这样的尝试每隔几天便会发生一次,我乐此不疲,直到李子将熟而未熟的时候。

这时的李子虽未熟透,但涩味已经很淡,苦味也变成了酸味,而它的香脆却是依旧。如狼入羊群的我,大快朵颐。在树下就可以摘到的吃完了,便开始爬树,现在想来我这爬树的技能就是在那时得到启蒙的。坐在老树的枝杈上,手里捧着,嘴里嚼着,眼睛却仍在枝叶间搜寻着。时而能在枝叶间看见几只鸟儿啄食,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是在评论味道的好坏。不得不说,那时的自己颇有孙悟空在蟠桃园时的风范。

李子照我这样吃肯定是不行的,还未待到李子成熟,牙齿就变得又酸又软,连豆腐都咬不动,更不要说吃饭了。每当这时就会引来外婆的一阵责骂,“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然而,先不说小小年纪的我能否明白其中的含义,便是能够听得懂也只会当做耳旁风。那时的我平日里是很少有零食吃的,好不容易李子可以吃了,哪里还管得住自己的这张馋嘴呢?我不会因为外婆的责骂而伤心,但是,却不能够接受李子真正成熟时因为牙酸而望李兴叹。

时过境迁,当年贪吃的小小少年,早已经背着行囊,远赴他乡。而外婆屋前的那株老李树,也在几年前寿终正寝,再也捧不出洁白温润的花儿,孕育不出晶莹香甜的果实了。但是关于她的那些记忆,却注定是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改变、淡忘的。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