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8-02 02:54:54 / 分类

假如我是出生在1937年的16岁少年。降临人世,迎接我的不是母亲温暖柔软的怀抱,不是父亲宽阔厚实的双臂,不是爷爷奶奶祥和的笑声,甚至连一个安静和平的房间都没有。我跟随一大家子天南地北地躲避着没有眼睛的炮火,我看着生命被不眨眼的恶魔抢夺,我听见弟弟妹妹在硝烟弥漫中嘶嚎,我用自己的血肉身躯,筑成新的长城。我还记得当年夏夜,月凉如水,爷爷在西瓜地一边用蒲扇赶蚊子,一边像唱戏般告诉我,你是中国人。

假如我是出生在1949年的16岁少年。重新站起来的东方巨龙在养精蓄锐,稚齿的我在阿婆的呵护下蹒跚学步。上课老师教我们“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放学回家借着将暮未暮之时,写作业的我渴望像匡衡一样邻居是个富人,那样便可以凿壁偷光。如今傍晚的夕阳斜切在学校低矮的土墙上,16岁的我穿着父亲改小的军装,准备报名参军。岁月静好,我仿佛看到25岁的我荣归故里,在家乡娶一个如丁香花一般婉约良善的姑娘。

         假如我是出生在1977年的16岁少年。年幼时,我的母亲在农村的砖瓦房里用如泥土一般柔哑的嗓音在薄暮之中哄我入睡,叫我醒来的是梢头调皮的喜鹊,睁眼看到的是苍苍横着的翠微。我是在自然中养大的,土地是我的另一个母亲。当我背着黄书包光脚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用十年寒窗换来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我的母亲这样告诉我,说“人不能忘本。”喜鹊的叫声一如既往地欢快,我看到理想如星星之火,点燃我的人生。

        假如我是出生在1999年的16岁的少年。澳门刚刚回归,我出生在千禧年的盛大烟火和明媚祝福中。我坐在小学教室里学aoe,我行使九年义务教育权利。中考结束,我在人潮人海中,拥抱期待我凯旋的父母。今天是高中最平常的一天,我在清晨的凉风中,骑着自行车像时间一样飞驰,白衬衫上茉莉花的洗衣粉味道随着我的嘴角上扬。下午和隔壁班有场篮球比赛,喜欢的女孩昨天在铺满霞光的操场边上让我加油。我听到梦想和希望跟着文具盒一起在书包里哐当当地响。

        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我看着祖国日夜兼程,追上被寄予厚望的自己。我看着时间就像绵绵秋雨,割不断,润如酥。我看着自己从衣炔翻飞的羞涩少年变成新时代的大学生。

        我曾经试图在逆旅中做一名白衣剑卿般的过客,却被拉入深渊。大学时代突如其来的自由就像上帝给的巨大的惊喜,砸的我眼冒金星。

我渐渐变得浑浑噩噩,我也清楚地知道这样不行,我需要改变,可坚持往往又是三分钟热度。当年放在手心珍视的,它的光彩好像也被光阴带走了,我慢慢的放手,直到漠视。我连努力都没有试过,就在日记本里哀叹人世艰难。我用手机搜索懒癌怎么办,试图改变我的拖延症,却总是享受浮生若梦,想着明日再来。

         我正当年纪,却没有书生意气,没有赤子之心。我年华正盛,不仅不温柔,连半腔孤勇都消失殆尽。

         我在焦虑的泥潭中挣扎。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天花板那沉默的苍白,我不敢闭上眼。一闭眼,我就会看到高考奋笔疾书、挑灯夜读、兢兢业业的我;一闭眼,那些被我舍弃的时间就会变成心魔啃食着我所剩无多的灵魂;一闭眼,我就知道明天又是白开水般聊寡的延续。我看着天花板,听着夜晚花在寂寞中盛开的律动,我想到16岁的我,带着踢完球的一身臭汗,慢悠悠地晃回家,途径街角的花园,吻了吻夜里的花。

那时候的少年,有一颗浪漫的心。

现在的少年,在夜晚,看天花板。

“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20岁的少年将头埋在枕头里,在稀薄的空气中想到王小波的这句话,我才20岁,黄金时代。我还是很想做很多事情。

我想吃,我想爱。我想丈量雪域的王城——布达拉宫究竟有多少级台阶粘上失意人的眼泪。我想看看纳木错“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低空。我想创建自己的笔下王国。我想永远生猛下去,什么都锤不了我。我想,“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少年在黑暗中红了眼眶,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我肯定会鄙视现在的自己。那就改变,有何可惧?

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定求今生无悔,无悔今生。那就努力,不要遗憾。

         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定要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那就奔跑,哪怕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假如我是16岁的少年。

         可我不是16岁的少年,我不温柔,我有一腔孤勇。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