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8-01 20:23:42 / 分类


姓名:徐玲

学校地址:滁州学院琅琊校区(邮编:239000

年级:16级小学教育

联系电话:17764365861

题目:《一回生》

回忆


刚下过雨,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潮气和大自然的味道。薄雾正在消散,往大气中退,但尚未完全散尽,空气依旧微冷清寒。

在这陌生的地方,在与亲人、好友相距甚远的城市里,我喜欢独步行走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上,看来来往往的行人,听盈盈的笑声,找那似曾相识的背影。任由往日的回忆和情感,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我喜欢在晴朗的日子里,将板凳搬到宿舍门口坐在那凝视着空中的尘埃在阳光下飞舞,在阳光的照射下灰尘也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然后我又跌进回忆的深谷。

屋顶上的漏洞和破损的窗户让湿气渗进墙里,一片片苔藓在上面蔓延开来。谁还记得老宅“风光”时的样子,那一处分明摆放着梳妆台。奶奶慈善和温情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下一刻又想起她去世时泛黄的脸和充满眷恋的眼泪。那些我曾经爱的人已经深深地躺在坟墓里,连同我的爱与思恋也一同封存在那,只是这份情变得更加深刻和强烈了。

在另一处,一株极老的常春藤的纠缠的根已经枯萎,攀在学校微倾的老墙上,寒风把藤上的叶子吹了净光,唯独几根光秃秃的深褐色的藤枝依附在那堵松动破败的墙上。教室里,地上有脱落的石灰粉和堆积的尘土,墙上是斑驳的绿色油漆,还有一副布满灰尘的写着励志标语的牌子。只是这里没再有穿白衬衫的翩翩少年,也没人规定我要穿臃肿的蓝色校服参加星期一的升旗仪式了。那些堆成山的试题和书卷,也在那年的七月尾连同未写完的记事本一同卖给了和我讨价还价的收废品的老大爷。那些早起的时光里看到的血红色的太阳混杂着烟灰色和暗紫色消失在遥远的东方。昔日无话不谈的朋友也各奔西东,他们逐渐逐渐缩为影子,消失在地平线。

在《彼时 此年》中闫红写到“想念的不是某个人,某个地方,而是那些一去不回头的岁月,那些青涩的、卑微的、情怯的,深一脚、浅一脚的岁月。”我把它摘抄到日记本里最后一页。

归根结蒂,是梦一场。

回归

虽然闲暇的时光多,却难攒出一个小长假,回家的次数也就屈指可数,但归途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近五个小时的车程,独自的旅行。在午夜十一点拖着不大的箱子上了火车,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总有好心的叔叔帮忙把行李放进储物柜里。然后,安心地插上耳机,听着熟悉轻快的旋律,试图忘掉归程的孤独。蓦然有绿色的光流泻过去,传来轰轰的呼啸声,是另一列夜行的火车。它是由西向东驶来,和我在沉寂的夜色中擦身而过,向着繁华似锦的“东方明珠”驶去。我在想那列前行的火车上,有多少人是归途,有多少人是离乡,有多少人带着背井的思绪匆匆告白昔日的时光,有多少人满怀美好的憧憬和年轻的梦想要在那未知的世界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火车总能准点到站,一分钟也不耽搁。列车员响亮的声音唤醒昏睡中的旅客“铜陵站到了”带着地方音,像是起床铃。出了站,已是凌晨四点半,东方的天空呈现蔚蓝,星星有点暗淡无光,地平线笼罩了一层沉色深重的雾,微弱的天光试图驱散地面上积累的阴影。路灯车灯照亮了前行的路,地面上呈现出一条条被灯光拉长的身影,被放大的孤独。就在此时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习惯性地摸着我的头,顺手提起我手中的箱子,语气温柔着说:“闺女,上车,回家。”

我向往龙应台所说的生活“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我更向往推开家门一直有母亲关切的话语和父亲可口的饭菜以及一家人围坐在圆桌旁“开怀畅饮”的时光。

再忙,路途再远,也不能不回家。

回春

冬去春来。

三月迈着轻快的步伐,在连绵柔和的雨中慢走,在微风中徐徐前行,绿了柳梢,红了枝头,草地渐茵。

迎着晨曦漫步于校园,走在佳秀路上十几株“浓妆艳抹”的梧桐树依次排开,姿态各异,又不尽相同,那些枝头疏而粗,且都尚未发出新芽来,让人怎么也联想不出它们的叶子会是平而大的手掌状的。湿漉漉的草地上,露珠闪烁着微光。离音乐楼不远处七八朵红艳的茶花点缀在碧绿的茶树上,伴随着悠扬的乐曲,热烈地盛开着。茶树旁,是一株梨树和三棵杏树。梨树开着白而密的花和发出零零散散的新芽。杏树长出玫红色的花苞,几朵花已经秀气绽放开来。转而走到深秀路,水杉像一个个高大威武且又训练有素的骑士屹立两旁,粗壮笔直的干、向上的枝、粗糙的表皮,更显庄严。四季常青的柏树,为校园增添秀丽的风景和盎然的生机。夹在柏树其间的广玉兰,它的树皮呈淡褐色,叶厚革质,叶面深绿色,使道路的色彩更显鲜艳和丰富。粉面樱花也悄悄绽放,在风的吹拂下,宛如窈窕淑女,曼妙的舞姿,柔美的芳香。美术楼前一株白玉兰树,树体壮实,节长枝疏。单长于树枝上的玉兰花,花团锦簇,洁白无瑕,清香四溢。小风吹过,树枝晃动,几片泛黄的玉兰花花瓣缓缓落下,点缀着灰白的水泥地。怎么能忘掉男生宿舍旁那棵紫荆树呢,不知何时紫红色的花已然簇生于老枝和主干上了。出于好奇更多欣赏,查阅了有关紫荆的资料,“宗曰:春开紫花甚细碎,共作朵生,出无常处,或生于木身之上,或附根上枝下,直出花。花罢叶出,光紧微圆,园圃多植之”,它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沿着深秀路一直往东走,南边翠绿的竹林若隐若现。知乐池旁,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不得不提的是教科楼旁的桂花树,结实的干,枝繁叶茂,走进仿佛还能隐约闻见留在树上的它那秋天满树金黄花散发的浓郁香气。在让泉路上,樟树张开臂膀,日光透过树缝漏下来,树叶随风摇摆,树影斑驳,如微波荡漾。

转眼已是黄昏,傍晚的阳光穿过树木,把长长的树影洒在地面上。我站在梧桐树下等待暮色的降临。迈着轻快的步伐,独自走出校门,混杂着城市的灯光通明,照亮了粉红色的天空。心中不禁想起歌德描述理想的少年“向天空他追求最美的星辰,向地上他向往所有的欲望”。我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做更好的自己。我不惧怕黑夜,因为心里有光。

愿你在春意盎然的季节,与友信步徒,游极目远眺,桃外青松,晴空万里。

 

TAG: [青春] [校园] [亲情] [友情]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