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品读《诗经》中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31 15:39:18 / 分类

        司马迁曾说:“《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三百一十一篇,便开中国文学巅峰气象万年。今人谈核心价值观,离不开中国特色,逐其根源是华夏特色,孕于先秦,流于《诗经》。《诗经》仿若山间溪泉,悠雅清扬,自成一段天然的风流态度。我愿意透过《诗经》的文字,从遥远的先秦时代探寻华夏特色,发掘其中天然流露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闲居非吾志,甘心赴国 · 爱国

      自古战士多儿郎,仿佛踏铁马入冰河此等豪情壮举已成为护国须眉的专属荣誉,实则,琴心剑胆的巾帼英雄不失为历史长河中光华熠熠的珍珠贝。

      行于芃芃野麦间的许穆夫人思慕国家心切,驱马悠悠心则更忧,盼望挽救国家于危难。大夫君子所思,不如她一人所至。读到此处心生敬意,原来早在先秦,华夏之都的爱国主体就得到扩充。发展至今,全民爱国的思潮已然成熟如日中天。待许穆夫人马蹄扬起的尘埃消散,我转头,只见一壁残垣,不知何人曾在萧索中凭吊故国,写下“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又见地下涌出寒冽的泉水,冷得人心惊,惊得心头涌出对故国今不如昔的悲切——念及彼周京,忾君子寤叹!

      而如今的我们幸甚至哉,应倍加珍惜幸福安全的生活,为爱国赋予新的时代意义。伴随泱泱华夏历史殷殷雷声,我听到更为气势如虹的吼声,“脩我戈矛,与子同仇!”这便是由爱国情怀筑起的长城,自先秦至如今,历史的烈风摧不垮他们的爱国意志,愈生长愈坚毅。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 敬业

      十五国风中华大地,自古君子有为德行远播,士农工商各从其类各司其职,敬业安居,和顺延绵。然而,八百载的周王朝在发展中绝非安然如初,拨开历史的云雾,卿士芮良夫愁思不绝于黎民疾苦——“不殄心忧,仓兄填兮。”,眼看百姓好是稼穑勤恳劳作却郁郁然,他毅然发声祈求天降好君王——“维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犹,考慎其相。”这便是中华大地敬业精神源头之一,卿士心系黎民,百姓安于耕居。正如今人论“敬业”,去先秦糟粕而承其精华,此时山河如民心所愿,“敬业”精神传承至今,更加光辉深刻。

海岳尚可倾,口诺终不移 · 诚信

      先民们的坦然率真,那般爱憎分明,不玄不妖,着实令人感动。

      干净而纯粹的时代,每一份承诺都珍贵。“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翻山越岭只为将信物呈到心上人眼前;登乘彼垝垣,期子携良媒,日后的生活哀苦也罢,幸福也好,她想要的不过信誓旦旦一个家,一笔一划,横竖十笔的光华。而《诗经》源于如此一个大落未尽而大兴未起的时代,宽容的创作环境使诚信在其中并不满足于爱情。我登上高山,观看华夏先民的自由足迹,听到一个高亢清亮的声音说“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语气不容置疑,将手中一柄诚信之剑直指不公之事。繁华落尽见真纯,短短十六字警醒了数千年后的我们,“诚信”二字早已满在中华大地。

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 · 友善

      文学源于生活,这是亘古时光里颠扑不破的真理。

      敲开一坛老酒,惊觉,先民已然写下“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的征友启示,后人之所以因《诗经》欢喜,为《诗经》折服,重要的原因正是这经得起历史推敲和打磨的价值观。“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好友不论何时都是煮酒尝青梅话千秋的适配。在自成一派而井然有序的土地上,民众们自觉彼此相得益彰难舍离,于是流传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这样战火纷飞里醉心的羁绊。岁月的酒在时令轮转中愈发香醇。“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对村落之事的动容描绘,令我想讨一份闲乘月的许可,拄杖无时夜叩门,敷阵其事,随物赋形,农家的真实友善生活中,透出其乐融融的意韵,这坛老酒,任谁也忍不住尝了再尝。

      《诗三百》,情深而相思,守礼而无邪。谓“大道至简”,是对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追本溯源。这些珍宝由古人种下,今人在历史长河中大浪淘金,代代传承,使其熠熠生辉。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