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涝岭村小学——花椒树下的遇见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31 18:44:38 / 分类

     这个世界上,在这样庞大人群里,该有多小的概率,可以遇见什么人,然后和这些人相知,熟悉。牵扯出情绪,制造出记忆,氤氲成感情。我不知道那短暂的七天的记忆在我漫长的一生中能够存留多久,他们的名字,脸庞,笑容,也许终究会在脑海里将变得模糊而后消失不见,但他们,那一群生活在半山腰上孩子,那段无可代替日子,却着实给我逝去的这枯燥无聊的二十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让我在往后的人生道路上再次扬帆起航。

2017年七月十三日。

空气里浮动着黏稠的夏日香气,知了趴在满山的花椒树上,卯足了劲儿的鸣叫。与这一群孩子的结识,便于那个花椒溢香金蝉歌唱的夏日清晨,一条蜿蜒的山路曲曲折折向上延伸,尽头处漾着的是阵阵不断的欢笑。

该怎么形容我眼前所见呢?

一座孤零零的教学楼悬挂在半山腰上,左侧是一间简易食堂,里面摆着几张破旧的桌子椅子,两架锈迹斑斑的篮球架静默的立在操场上,篮筐已经没有了。这便是这所学校目之所及所有的建设。相比于城里孩子们的活泼开朗,这里的孩子也偏作羞涩腼腆,看到我们就远远的绕开,趴在教室的窗户边偷偷窥视,眼睛里却满满地藏不住的喜悦与新奇。

第一次和这里孩子的接触,源于一个迟到了的小家伙。随行的几位同学已经开始进入班级展开活动了,我在和当地的老师攀谈的过程中,这个叫小宇的孩子闯进了视线。他呼哧呼哧的跑进校门,柔软的发丝在风中摇曳着,额头上的汗珠在太阳的照射下折射出亮晶晶的光。他在垃圾桶旁边停下来,扶了扶滑落在肩下的书包系子,弯腰开始整理脚上的泥土。

我忍不住走近他,大抵是知道自己迟到了,所以显得尤其不好意思。莫不做声,只是撅着小嘴,小心翼翼的抠掉粘连在自己凉鞋上的湿泥土,偶尔在垃圾桶旁边摔打摔打,直到不会再有土屑从鞋子上掉下来,方才满意的穿回到脚上。清理完脚上的泥土以后,他走到手龙头旁边,开始搓洗自己双手:稚嫩的小手上随处可见长长的划痕,拇指和食指的脂肚上磨掉了皮,长长的指甲被花椒树上的汁液染成了绿色,长时间的采摘,甲板也变得凹凸不平……心突然想被狠狠揪了一下。责备的话刚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疼吗?”我挤出两个字来。

“现在不疼了,刚开始的时候疼。”他扬起头忽然冲着我笑:“老师,我摘花椒可厉害了,改天教你。”

一切整理完毕后,他重新扶了扶滑落在肩下的书包带,大步向教室跑去。这里的老师走过来告诉我说:到了季节,满山的花椒需要尽早收完,于是孩子们便也作为劳动力,常常三四点钟就起床一同跟着帮忙了。很多时候强打着精神听课,模样让人心疼得很。又大又重的书包衬得小家伙更加弱小了,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只有紧紧握住怀里的备课簿,暗自在心里立誓,一定要给孩子们带来不一样的东西。

能带来新鲜感的总是最令人着迷。和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做游戏,聊聊山里的故事,说说外面的世界,第一天结束的时候,这群从未相识过的大孩子和小孩子们便熟络的像家人一样了。“老师,您明天还在这吗?”,“老师老师,明天还继续讲外面的世界吗?”放学的时候,孩子们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扯着我的衣角问到。“当然,老师还有很多事没跟你们分享呢。”听到我们保证不会离开,孩子们竟高兴的跳起来。他们倒着走出校门,边挥手边不停地咯咯的笑。来这之前,我从未想过会跟这些素未谋面的孩子产生什么所谓感情,然而却在第一天的此刻,心里就没来由的产生出了诸多不舍,大朵大朵的暖在心底里悄然开放。

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正在食堂吃着早餐的时候,孩子们开始稀稀疏疏的入校了。把书包匆匆扔进教室,在操场肆意的狂奔嬉闹,清澈明亮的欢笑在清晨的半山腰里久久回荡。一个小丫头探头进来,汗水打湿了鬓角的发梢,贴在黝黑的皮肤上,朝着我们腼腆的笑。片刻,她从身后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放在了门口:“老师,俺家自己搁山上种的桃儿,俺妈说让俺拿来给你们尝尝。”小丫头擦了擦额头上浸出的汗,欢快的跑开了。七八个拳头大小的桃子静静地躺在地上,泪水不自觉就溢出眼眶。

接下来,便开始正式按照计划开始给孩子们授课了。英语相对来说是山里孩子的薄弱部分,为了让孩子们更好的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通过视频片段把难背的英语单词形象生动的拆开教授,通过生动的表演,带领孩子们唱英文歌,猜英语谜语来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让孩子们投身热情,收获知识。狭小的教室里满满当当的四十多个孩子,电风扇虽然在头顶一直绕个不停,但一节课下来,身上也免不了像洗过澡一样。很多时候又累又热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总能想起某个帮父母干完活的小家伙强忍着睡意认真听讲的模样,顿时又注满活力,再次斗志昂扬。

开展反转课堂活动的那一天,至今记忆犹新。提前一天给孩子们下达了任务,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每个小朋友都变身小老师,讲一个自己觉得有意义的故事。

记得那天刚上课的时候,教室里安静极了。大抵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教学方式,孩子们愈发显得局促和胆怯。低着头,生怕不经意间就撞见老师的眼神。我尝试对孩子进行鼓励和引导,依然无济于事。深深地挫败感顿时汹涌袭来,于是开始在要不要放弃这个环节的边缘纠结徘徊。也许是看到了孩子们其实早就准备好由于羞涩不敢拿出的纸条,也许是从小被灌输的不要轻言放弃的精神,,也许是那股子我一定要做到的犟劲儿,我决定再次尝试。在疏导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有孩子迈出第一步,举起手勇敢的站在了讲台上。之后孩子们开始纷纷走上讲台分享自己生活中发生的有意义的事儿:帮妈妈洗澡,替同学打扫卫生,捡到五块钱上交老师……孩子们绘声绘色的讲述着独属于他们世界里最有意义的事儿,没有想象中的感人至深,意义重大,却仍在不知不觉地在我的心里萌生出小小的感动。“老师,您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呀?”一个孩子跑过来仰着头问我。没等我回答孩子便被别的事情吸引而跑开了。我笑了笑,我想,来到这里,遇见你们,便是我二十年来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了吧。

   日子像山涧里的水似的缓缓流淌,不知不觉已经是支教第五天了。伙食的不适应,加上天气的作用,我们中不少人嘴上已经开始出现燎泡。有时候上课便和孩子们打趣到:看老师嘴上这个亮晶晶的小泡泡,看起来是不是很可爱呀。一句话惹得孩子们哈哈大笑。山里潮湿阴暗,蚊子也多得很,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胳膊上腿上无一幸免全是红色小疹子。头一次看到蟑螂吓得上蹿下跳,到了后来竟能从容不迫一鞋底拍死。我们累着笑着,付出着也同样享受着。

   梦想是什么呢?第六天,我们和孩子们一起探讨了关于梦想的话题。孩子们纷纷举手,争先恐后的和同学们分享自己的梦想。传授知识的老师,治病救人的医生,改变世界的科学家…

   “我…我长大了以后想当厨师。”一个瘦瘦的矮个子小女孩捏着写着自己梦想的卡纸低着头小声说到。“挺好的呀,做菜是一门艺术呢,为什么想从事这个职业呢?”我轻轻地拍打着小女孩的肩膀问道。 “我…我想做好吃的菜给爸爸妈妈吃,他们总是吃咸菜拌大葱,我觉得…觉得那个很不好吃。”孩子涨红着脸,细小的汗珠在额头上慢慢渗出。

   “我以后要发明一台很厉害的机器,专门用来采摘花椒,这样全世界的人就都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早上帮奶奶釆完花椒的小宇豪气冲天的讲到,仿佛那台可以机器已经制作完毕就摆在他面前了呢。

   那天结束后,孩子们将写有自己的理想的卡片进行涂鸦上色,折成了纸飞机的模样,湛蓝的天空下,梦想在孩子们手中长出了翅膀,趁着微风,飞出了学校,飞出了山外,飞向了远方。

   时间是最无情的,无论你再怎么想抓住它,它仍旧毫不留情的按照自己的规律消逝着,最后一天来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天蒙蒙亮时就开始滴落。我们边收拾东西边打趣到:来这几天一直都是大太阳,在最后该要离开的时候才开始下起雨来,老天居心何在。这样笑着聊着不知什么时候眼睛开始发酸,而后大颗大颗的泪珠止不住的滚落。约好要像平常一样带着笑去见这群孩子们最后一面,泪水却在踏入教室的那一刻再一次决堤。孩子们不再像平常一样吵着闹着让我们去讲山外世界,安静的趴在桌子上,小声的啜泣。

  “老师,你还会来看我们吗?”

   “老师,我们会想你的。”

临上车的时候,孩子们始终死死抓着我们的衣角。小宇从书包里掏出一包鲜花椒塞进我的手里:“老师,这是我早晨起来摘的,可以预防蚊子叮咬,您拿着吧……”

    后视镜里,孩子们瘦小的身影渐渐弱小,那座挂在半山腰上的教学楼也慢慢模糊,最后淡出视野,消失不见。

    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座山,那所学校,和那一群孩子,嘴角总是忍不住的泛起阵阵微笑。所经历的困难反而在脑海中模糊不清了。他们在干什么,有没有认真听课,有没有按时复习英语,亦或者有没有像我想念他们一样不经意间想起我呢……

   二十岁可以做什么呢?支教之行以前,我总觉得学好自己的专业课,不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操心便是一名合格的当代大学生,偶尔当当志愿者,给贫困地区儿童捐两本书便是我所能带给这个社会最好的回报了。而今我才真真正正意识到,原来我还可以去做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我的付出可以带给别人意想不到的温暖,那么如此看来,何乐而不为呢。“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这是当代青年所必须肩负的历史责任,如此看来,又何因而不为呢?

青春尚且只有一次,生命尚且只有一次,只有进行了激情奋斗的青春,只有进行了顽强拼搏的青春,只有作出了奉献的青春,方才称得上为真正的活过。   支教的日子渐渐落下帷幕,而青春却开始重新起航。

   且待来年再闻金蝉鸣唱,细嗅花椒溢香。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