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语言暴力谁来“买单”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29 20:37:08 / 分类

谈到网络暴力,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我最喜欢的偶像,张国荣先生。张国荣出道成名不容易,情路更是坎坷,可就是在这样满是荆棘的路上,他仍然选择用最乐观的心态去面对质疑,面对嘲笑。他成功了,可作为荣迷我甚至自私的不想要他那么成功,因为就是这样一个在娱乐圈口碑极好、没有污点的艺人,竟然在那样一个平凡的夜晚做出了那样一个让人心痛的决定。他走了,专家最终将他的离开定为抑郁症患者。可我们有谁去认真的想过是为什么?这样成功优秀而又乐观的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

乔任梁的离世我至今记忆犹新,在公布死亡过后,微博热搜瞬间像炸锅一样,百分之八十都的话题都与他有关,而刷的最爆的话题则是乔任梁死因。一夜之间,各种各样的死因扑面而来,甚至不惜拿出所谓的“证据”来证明自己那些不堪的观点。对于乔任梁事件,我一直保持沉默,抑郁症也好、其他原因也罢,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对待一个离开的人?也许他一直经受着网络语言的各种谩骂,也许他一直有着抑郁症,只是治疗不佳,可素以阳光少年之称的他,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当网络暴力已经将他推到死亡边缘,为什么更加肆意妄为的想要继续打扰他的天堂之旅?一个乔任梁走了,是否还有无数个“乔任梁”......

站在那样的高度,让许多媒体人都难免想要挖掘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当信息转手到另一平台时,难免为了博取点击率、关注度而添油加醋,网络在给我们带来无数信息的同时,也无形中给了我们对人评头论足的权利,可我们真的有这样的权利么?我们肆意妄为的利用匿名方式对那些所谓的应该被谴责的人,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语言伤害,我们甚至以这样的行为作为乐趣。究竟这一种种行为到底是网络暴民、网络水军的“抱不平”还是“不道德”面对网络语言暴力我们又能做什么?网络暴力离我们很远么?

陈凯歌导演的《搜索》讲述的是以墨镜姐不让座的行为作为新闻大肆炒作,对当事人进行语言攻击甚至谩骂,最终导致当事人跳楼自杀。其实网络上诸如此类的事件并不罕见。这些事情的起因无非都是当事人做出有违道德的事件后,网友们将事件放大,做成文字、图片、视频的方式放在网络平台上,让更多的网民去关注。而当事件扩大到谩骂声遍布网页时,当当事人的生活、当事人朋友亲戚的生活受到打扰时,难免出现以暴制暴、偏激事件发生。由此可见,网络语言暴力离我们并不遥远,随手的转发、一言不合的一句随口谩骂,你就很有可能光荣的成为“网络暴民”团体中的一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对于网络上的话题跟风评论,哪怕事实他们并不知道,也并不关心,但一定会站出来对当事人进行谩骂,来显示自己的嫉恶如仇,仿佛自己的身份是替天行道的勇士,容不得一粒沙子。

网络语言暴力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无法做到从源头制止,可我们可以从自身做起,规范自身的一言一行,不盲目跟风、不盲目评价,更不肆意谩骂每一位我们不了解的陌生人。对于公众人物也好,还是身边的我们,请我们用最平和的心态去看待他们,少一点刁钻、多一点尊重;少一点谩骂、多一点鼓励;少一点嘲笑、多一点关心。

        面对来势汹汹的网络语言暴力,请我们一起说“不”。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