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做的村庄》(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29 19:56:02 / 分类

《泥巴做的村庄》

 

 

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
蓝皮,红皮,光怪陆离的书籍
看不完,也看不透
斑驳的心灵艰辛地寻找理想
不管别人的信仰之心与神灵之名
我那沉默里膨胀的灵魂
背赋飞翔的双翅搏击长空
——
那是内心的渴望与心灵的力量
那奇怪的石头却在此时作祟1

病痛被遗忘在连天的烽火里
让他的光辉,照亮寒窗十年的战场

曾经充满梦想的清澈双眸
此刻盛满离别的悲伤,毕业远去南国

她双手捧着给你的,金银珠宝不多

但那是渗入泥土的肌髓

化为田园与锄犁的硕果
通往梦的列车——父母没坐过2
我也是第一次乘坐

火车嗒嗒的,有节奏的响着……

 

 

窗外乌鸦嘴衔暮色孤寂飞向远方

我看到八九十年代淋漓的眼神

曾为饥饿,苦痛,欢欣而颤动

——却要以这为代价,把全部寄予子女

埋葬在竹林砾石中,粼粼的骨骼

那是最爱,最亲的人

曾经把他们当作长久的庇荫

如同健壮的大树,却不敌自然的规律

最终黄叶渐渐老去,他们也老了

老了,就安静的回来吧

在泥尘的村庄里,同农事开花结籽

他们老了,我们还年轻

二十一世纪应该以怎样的姿势呐喊‘孝敬

一次晨跑,一碗水饺,一次拥抱……

这就满足埋葬一生换来的回报

黑夜透出醉醺醺的红色

红豆埋进南国泥土的肌髓里

在黑夜里发芽,生长,成熟

摘下一颗,我闻到了北方泥土的芬芳

我朝北缓缓俯下,跪别家乡和北方

 

 

家乡蹲在山沟,蹲了百年之久
呵,回家的时间到了该奔跑回家了
逃离泥巴做的村庄时
记得山坡上有几只老羊嘶嘶叫着
村口破旧的陶罐仍旧静默着
河流静趟,山岗上的土狗耷拉着耳朵
北方的秋季也沉侵在绵绵的细雨中
那空中属于我们的太阳也躲起来了
漫山的枫叶接受了秋雨的洗礼
湿漉漉的草地,粘稠的空气咸咸的
冬日还是穿着夏日的装束
路边的青草冒着热气,小贩卖力地吆喝
昨夜,噩梦一卷而过
城市的街灯,也已筋疲力尽
呵,回家的时间到了该疾驰回家了
丰满的现实和淋漓的眼神
我将五颜六色的乡愁埋葬在内心
铃铃铃……”,一阵铃声
妈,已经到了村口
古老的枇杷树迎接我
不知何时,哪个泥巴的村庄变成了
——
幼时的摇篮,滋养的土地
脆弱时哭泣拥抱的臂膀

 

 

注解:

【1】 作者在距离高考前一个月,检查出身体患结石病且住院二十天左右;

【2】 作者家住农村,父母皆为文盲或半文盲。因此,这趟通往梦的列车父母没有做过。

《泥巴做的村庄》一诗中,共61行。作者以讲故事的方式描述了高考励志故事。家住农村,父母无文化,“汗水渗入泥土的肌髓,化为田园与锄犁的硕果”也将子女送进大学的情怀与望子成龙的决心。作者在面临高考时候,遭受病痛的摧残,忘记疼痛满怀期待的追寻梦想。离开家乡后产生乡愁,成长明白亲情的重要。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