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离异家庭的孩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30 09:32:14 / 分类

/王焕


人虽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但也具备不了万事的选择权。诸如先天的残疾,诸如自己的生身父母,诸如孩提无知时父母的离异。恰巧,我碰到了最后者。

1.

打记事起,家里就战事不断。

爸爸其貌不扬,识丁甚少,性格多疑,固执己见,大男子主义却又极强。妈妈是十里八乡的美女,书读百卷,心灵手巧,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观。

他俩就好比林黛玉和武大郎在一起赏月,看到天上一轮明月,黛玉心生诗意。对旁边的大郎说:公子你看,天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大郎用手揩了揩嘴角的口水乐呵呵的说:好一个可口的炊饼啊。

因为家长的传统观念把俩人凑到了一起,自是长久不了。 我六岁时,他们就正式离了婚。把我判给了说天上炊饼好吃的大郎

童年里和妈妈的告别,是在一个干草丛上下满了霜的清晨。

我从车上抬脚下地时,还以为地上铺了一层薄雪,兴奋不已。妈妈把我托给村头的一户人家。麻烦他们天明把我送到爸爸的住处。依稀记得我妈没有哭,朝我挥了挥手。我眉开眼笑,不懂得什么叫分离。

我生性活泼,果敢,小时候更有点男孩子气。爸爸看到我的一刹那落了几滴老泪,我依旧蹦上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嘴里说道哥们儿,我好想你。

在我爸面前我自来是野的很。 说完我就朝着哥们儿抬了九十度的小短腿,问他我的红色狗头靴美不美。

那时,我们开心的点儿不一样,他是又要回了女儿,而我是又回归到了熟悉的地方。至于生活中少了顶重要的一个人,我还没有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他俩自来是聚少离多,我也已经习惯。

2.

我的童年就像坐旋转木马,转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是个圆。中间的轴是我永远也逃离不了的现实。无论我是有多么渴望在土地上撒野。

爸爸出去务工,就把我寄宿在爷爷家,奶奶有半身不遂,意识已不是很正常。我便是在三个姑姑和大伯家轮流住亲戚。

大姑家有四个孩子,家境也不富裕。我在她家读了一年的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被退回了原籍上学。二姑家离学校近,家里又有两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姐姐,对我又极好。我自是喜欢她家。三姑家离得远,偶尔过去闲住。

诸如此类,读小学时候的我居无定所。虽嘴巴俏甜,手脚勤快,有眼力价儿,也比不了别人家里平白无故多了一张嘴来的现实。都不富裕的家庭,谁也不想多管这档子事儿。糊弄糊弄也算得过且过。

赶巧儿我自来喜结朋友,性格虽有点霸道,也是在不同的住处都拢络了自己的门派。 大姑家的仙侠派,二姑家的无敌风火轮派,大伯家的你爱谁谁派”……每日有空必开派会,商讨所谓的大事儿,也自感责任重大。

有时和同学闹不愉快,调皮的男孩子就调侃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我自感和别人不一样。但伤心不过一秒,还口道你有本事也从石头缝里蹦出来试试,不是谁人都可以成为美猴王的。

图片来自微博@卤猫


3.

后来我爸没和我商量又娶了亲。后妈不喜欢我,也是过了几年闹心的日子。

索性我从小就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跟着表哥学国画,缠着老爷爷教我学书法,又酷爱读书。

五年级时读了《平凡的世界》,隐约觉得像学了盖世武功。那种力量可以让我从现实的生活中脱离出来,在另一个世界中撒野欢脱。

爸和后妈吵架也多是因为我。她是个善妒的生物,看不了我爸和别人生的孩子在她眼前晃悠。 一心找茬让我离开。

我读初一时他俩便有了女儿,无论我是如何小心翼翼的收敛脾气,也满不了她的意。 有一次他们又吵架,我二话没说回房间简单收拾了衣物准备离开。

爸爸走过来时,我喜眉眼开拍拍他的肩膀的说:哥们儿,别灰心,你姑且过好自个儿的日子,我就不掺和了,整不好她再想不开讹上我,这不是摧残国家的栋梁之才吗,我先去大伯家歇脚几年,你以后要记得按月上贡哈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大踏步的走出了家门。他没追,后妈大概能听见我说的话,也没了动静。走过胡同的拐角。我蹲在角落里稀里哗啦哭了一场,摁死了几只地上的蚂蚁。

因为太小,不明白离开了,就可能永远也回不去。

擦干眼泪,从地上捡了个石头子朝家的方向扔了过去,大一声。头也不扭的走向了大伯家。

13岁,能思考一些事情,可以自己做决定。蛮任性,也不想去伤害谁。

上了初中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虽然数学一贯差的很抱歉,但还算有点文艺细胞。在学校也算小有名气,不乏各路英雄好汉前来相亲,自觉前途道路慢慢而修远兮,自不敢胡作非为。过的也算美好。

后妈开始阻挡爸爸供我读书,千方百计的让他承认和我没有干系。我妈可能也打听到了我的处境,托我的舅舅和二姨前来探望。自然是管了我的财政赤字。

4.

每个女孩到了一定的年龄,性格多少都会有些转变。自打上初中以来,家里的琐事也让我有点郁结,也唯有看书可以让自己排解毒素。

那时候迷恋上了写所谓的诗,写了整整一本子,色彩大多暗淡无光。在后来的很多年里,无论如何漂泊,这个本子我一直随身携带。

因为读的书还算可观,讲起段子来的逗比气息也是铺天盖地。画黑板报,参加书法比赛,和同学们一起排练节目。生活开始变得五彩斑斓。

慢慢体会到了失去的痛苦,也越发的感念留在身边的慈悲。如果你想快乐,全宇宙也会联合起来助你一臂之力。

初中升高中的成绩很差。爸爸旁敲侧击的同我商量,如果觉得考不上大学也没必要非得趟那水儿。人家不上学的也没见的过不好,于是给我举身边比比皆是的例子。

我很少和爸爸有分歧。离开家后我们聚少离多。我说:我不是别人,我就做我自己。

因为很少有人管我的学习,初高中净忙着横扫课外读物了,所以成绩荒草丛生。高三开始发力学习,心心念念的想考关于创作的专业,就把目标锁在了中央戏剧学院身上。

复读了两年,每每都是惨败在文化课上,最后行吟在黑龙江的一座边境小城。

大学期间有了独立的空间。开始做电台,经营公众号,写文章。大一大二做过班级干部,各种兼职也都干过。

得到过国家对大学生的扶持,拿过励志奖学金,所以大多也不用给家里人开口。他们的钱,我也着实不想要。

二十多岁,活的柔软而硬气。

图片微博@卤猫


5.

上次奶奶过三周年我赶回家,三叔家挤满了前来悼念的人。后妈站在门后面有意的躲闪我。人少时我走了过去,顺手点了一下她的肩膀,喜笑颜开的同她打了声招呼。

她在慌乱中不自然的笑着说了句客套话,随后转脸过去。我也踏步离开。谁都能离得开谁,这样的关系,便好。

后妈也是女人,离过婚,又结婚。这个家是她的一辈子,对我而言却不是。我不能陪哥们儿走一辈子,她却可以。想想有人能照顾哥们儿,还不稀罕我的操心,多少还觉得赚了呢。所以他们的生活,我不掺和的好。

对于我自己,从小知道自己要什么,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不过是笨了点儿,也从没放弃过自己。

世界在那摆着,你想走到哪个高度,当然是你自己的脚说了算。其它的,不用管,管了也不顶用,只管努力便好。

有人问我恨不恨自己的父母,给了我这样一个家庭。说实话,以前觉得走不下去时恨过,得过且过时还好。现在不恨了,关系都还挺好。

细思起来谁都没有错,哥们儿处在那样的环境想要个儿子光耀门楣也能理解,很多事情我们只批判他们的思想,他们的陋习。殊不知在过去几十年,生他养他的土地也是这么的滋养他,让此种思想根深蒂固。你能去埋怨这个大环境吗,未免也显得幼稚些。

我如果是妈妈的话,也断然会离婚。为了子女去委屈求全的婚姻,我并不赞成。这是我自始至终理解我母亲的一点,以至于到现在我仍然鼓励妈妈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我怨不得她。

后妈我也说过,对于哥们儿,其实她的功劳最大。替他养育了儿子,虽愚昧,一辈子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也足够不容易。听爸爸说她跛腿的膝盖处因为常年劳累已严重变形,阴天下雨时就会疼的厉害。

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想守住她的那个家,她毕竟处在我妈妈的位置上,是长辈。我又何必在那四方天地里与她一般见识呢。你打我一巴掌,我再回你一拳头。两个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很多事,分成两面去看,别人对你,与你对别人。别人骂你是她的教养,你善待她又是自己的涵养。所以并不矛盾。想清楚了,心也自然而然的会明朗起来。

虽没有完整的家庭,我却有大伯,有二姑,有舅舅,有二姨……有数也数不清的好心人爱我。我收获的远比失去的要多得多。

这就是我的故事,粗略的讲了一下。是一个离异家庭走出来的女孩儿,活得还算不差,也从没觉得自卑。

如果读文章的你恰巧也是离异家庭的孩子,或者身边儿也有这样的孩子,请告诉他:不必自卑,你也可以活的很美丽。只管做自己,其余的交给岁月。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上帝是特殊照顾了你。”   



TAG: [成长] [离异]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